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文總”與左翼文化運動 >> 正文

中國“文協”慰問病重的高爾基和魯迅

2016-12-13

  1936年6月7日,中國文藝家協會正式在上海宣布成立。這個日期是經過二個多月醞釀,多次召開籌備會議而定下的。這是一個星期天的下午,天氣似乎不太好,到會的人熱情很高漲,在福州路一家西餐社,三間打通的房間被六七十人擠得很滿,晚到的只得擠到墻邊站立。會議由年齡最長的夏丏尊主持,傅東華報告籌備經過,曾被認為“這是中國文藝界自1930年3月以來唯一劃時期的集會”。由于會議內容較多,半天討論不完,決定再開第二次。第二次開會在一個小學的教室里,主席是鄭振鐸,這次會議被國民黨派人蓄意搗亂,大會無法進行只能不歡而散。

  這個協會由郭沫若、茅盾、王任叔、王統照、周立波、沙汀、艾蕪等43人發起,成立大會上通過了《中國文藝家協會組織緣起》,選舉茅盾、夏丏尊、傅東華、洪深、葉圣陶、鄭振鐸、徐懋庸、王統照、沈起予9人為理事;鄭伯奇、何家槐、歐陽予倩、沙汀、白薇5人為候補理事;茅盾為常務理事會召集人。會員有郁達夫、謝冰心、邵洵美、宋云彬、孔若君、朱自清、李健吾、豐子愷等111人,體現了這是一個多方聯合的作家團體。

  關于那天成立會的情況,次日《大晚報》等報紙都有報導,《光明》半月刊1卷2號上特僻《文藝家協會成立之日》專欄,有夏丏尊、鄭伯奇、陳子展、艾思奇、梅雨、傅東華、許杰、關露、李蘭等九位作家執筆,介紹大會情況和自己的感受。一致擁護會上宣讀《宣言》的要議,認為在救亡圖存的時刻,結成一個聯合戰線,共同起來反抗,是有歷史意義的。

  在現存的左聯史料中,關于中國文藝家協會的文獻記載,有《中國文學家協會組織緣起》、《中國文藝家協會宣言》、《中國文藝家協會簡章》附:《中國文藝家協會會員名錄》,都是最初成立時發表的文件。至于有關這個組織的其它活動情況,幾乎沒有任何記載。正如茅盾晚年所回憶的:“左聯解散后雖成立了文藝家協會,但實際上未做工作……”

  兩個動議

  “實際上未做工作”,情況基本是這樣的。然后,筆者注意到,在成立大會上,最后曾有過兩個動議,即慰問病中的高爾基和魯迅。這兩件事做了沒有?又是怎么被提出來的?為什么在文學史料中沒有記載,也鮮為人知。

  關于這兩個動議是怎樣被提出來的?

  梅雨(梅益)說:“六日晚上,即文協成立大會的前晚,有一位參加文協的朋友在報上看到高爾基病危的消息,特地同我商量,想在明天大會上提議慰問魯迅同高爾基。而在當日會場上,我也陸續聽到許多朋友們談到這一事情,所以我們還沒有動議之前,另一位朋友已正式提出了。自然這提議立刻全體通過,在這里,我們也可以看出文協的態度。”

  因為,文協舉行成立大會的前一天,正好是蘇聯正式發表了高爾基從6月1日起開始病重的消息,第二天中國的報紙刊登了這則消息,自然引起了中國文藝家的重視。對中國文藝家來說,和高爾基同樣重要的魯迅,那時也正病著,梅雨接著說:“而魯迅是我們最進步,最有戰斗性的作家的一員,他的健康自然是我們所關心,文協在這決議上顯示了它對這站在同一戰線上的作家的敬愛”。

  梅雨的這番話是準確而有代表性的。筆者曾接到梅益先生來信說,慰問病中的魯迅正是他發言提出,大家贊同的。

  三小時的成立會結束后,這兩項非常具體又有時間性的決議需要立即去辦妥。怎樣去執行?有人說是“發電報慰問蘇聯文豪高爾基的病,派代表慰問我們敬愛的作家魯迅的病。”這話僅僅是猜測。

  慰問高爾基

  實際上,成立會后五天,一封以中國文藝家協會名義致病重的高爾基的慰問信件擬就發出了。這封信在國內沒有發表,所以,知道這件事的人很少。二十五年后,戈寶權先生在莫斯科出版的《高爾基與外國作家通信集》查到了這封信件的俄文譯件,把它轉譯回來,又尋訪到高爾基博物館,找到了中文原件,并撰寫了《中國作家慰問高爾基重病的信和紀念他逝世的悼文》,才使我們了解到這封信的存在和在蘇聯備受重視的情況。

  以后,戈寶權先生將這封慰問信的照片贈與丁景唐先生。丁先生據此寫了《三十年代中國文藝家協會給高爾基的慰問信》一文,⑦據丁先生考證,這中文原信出自我父親孔另境(若君)的手筆,于是又將照片又翻印了轉贈給我紀念。

  中文原件共三頁。用“中國文藝家協會用箋”信紙,直行書寫,約600余字,寫于1936年6月12日,信末蓋有“中國文藝家協會”橫形會章,可見是一份公函。

  全信共分四段。簡單介紹如下:

  第一段說明寫這封信的起因。中國文藝家協會的會員當得知高爾基先生病重的消息后,“都覺得異常驚惶”,因此,“在協會中第一個被提出、被決議的案件,便是致函慰問先生的病狀,祝先生早日告痊。”接著,第二段抒發了對這位“當代世界最偉大的文學導師”健康重要性的認識,尤其是“中國文藝家協會在其所負主要使命上,特別需要先生的指導”。第三段介紹中國文藝家協會這個組織的情況。它是“和美國作家大會及巴黎國際作家保衛文化大會宗旨相同的組織”,在當前,把“保衛民族生存的使命,決定為主要使命”。“中國文藝家協會是組織了一切有志抗日救國的中國文藝家的統一戰線”。在文藝方針上即“決定集體地建立‘國防文學’,作為對帝國主義和‘漢奸’斗爭的武器”。并向高爾基提出,“這建立國防文學的問題,就是協會同人即刻要求先生指導的問題”。最后,希望“先生得知中國文藝家一致參加民族革命戰爭的陣線這消息”,使先生精神快慰而把病情減輕。

  這封信發出后不久,便傳來了高爾基于6月18日病逝的消息。很可能這是他生前所收到的最后一封慰問信,它記錄了來自中國作家對他的尊敬、愛戴和關懷。所以,蘇聯將它譯成俄文,收錄在《高爾基與外國作家通信集》一書中。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大乐透下载官方免费下载 乐彩33官网下载 极速赛车5码公式 北京时时彩开奖信息 360彩票导航走势图 天天彩票天天彩开奖 pk10大小玩法技巧 有没有腾讯十分彩 腾讯五分彩合法吗 赛车计划交流群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