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系列-小三線建設 >> 正文

軍代表看小三線

2017-03-09 來源: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

  【口述】

  王根富,男,1940年出生。1958年3月參軍,1960年8月參加中國共產黨。1963年6月畢業于南京軍械學校,任上海警備區后勤部軍械處助理員。1969年6月進入上海小三線工作。1971年8月調上海市國防工業辦公室,歷任主任科員、副處級調研員等。1993年出任上海國防科技開發總公司副總經理。

  口述:王根富

  采訪:吳靜

  整理:吳靜

  時間: 2011年5月19日

  地點:王根富寓所

  曾經有過五六次規劃的皖南小三線

  建設小三線有它的歷史背景,當時是在備戰備荒為人民,準備打仗,準備打仗怎么辦呢?沿海地區敵人一轟炸,炸掉了怎么辦呢?基于這個思想,各個省市建立自己的小三線,國家建立大三線。我們上海地區,就那么塊地方,一個金山一個寶山其實都沒有山,沒有地方建立小三線,當時華東局就劃了一塊地方,就是皖南地區,浙江的西天目山和皖南徽州地區。因為那里是山區,另外就是作為上海的三線來講,距離幾百公里不算太遠,不可能把上海的小三線弄到四川去。

  整個小三線大概有四五萬平方公里,從東邊浙江臨安縣到西邊安徽東至縣,南邊到祁門縣,北邊到青陽、宣城等一個圈,那個地方都是山區。

  上海小三線在建設中分兩個時期,一個是“文革”前就有個規劃,一共有五、六次規劃,有些東西我沒參加,當時我還不知道規劃,后來接觸了小三線工作才知道。第一次規劃的指導思想是“保存精華,發展精華”,上海科研部門搬了一部分項目過去,其實也沒有搞成,里面沒有什么東西,只是一個名義上的。“文革”期間,根據要準備打仗、要深挖洞、廣積糧、備戰備荒為人民,在這個背景下,又布置了主要兩個方面武器生產線:一個是反坦克的武器,當時蘇聯在珍寶島向我邊防進攻,蘇軍用T62坦克進攻,我們上了40火箭筒和彈筒。所謂40筒,就是口徑40毫米,我們一般的彈藥就是觸機即發,它這個火箭彈是空心裝藥,可以擊穿300多毫米的鋼板,是用彈藥爆炸后的高溫高壓高速讓鋼鐵熔化,鋼水打到坦克里面,達到殺傷力。我們建了一個9383彈廠、9337火箭筒廠,這是反坦克武器;后來又上了一個防空武器57高炮,共上了5家廠;還有57高炮炮彈,就是為這個炮配套的彈。另外還有手榴彈廠、槍彈廠,當然還有好多單位,譬如電子方面的指揮儀、測距機等配套產品。又建了鋼廠(八五鋼廠)、電廠、水泥廠,又修了公路。成立了運輸隊,建立了通信站,4家醫院和學校。一共有81家企事業單位。

  上海小三線基本收回了投資。為援外也生產了一批40火箭彈,賺了點外匯,也不多,因為出口的任務也是五機部下達的,沒有分配到指標也出口不了,上海不能私自買賣。

  奔赴皖南軍管會

  “文革”初期,小三線比較亂,上海組織了一批軍隊干部到皖南地區搞軍管,原先只有十幾個人,如上海警備區后勤部副部長張克寬等人,后來陸續去了好多軍隊干部,我是1969年6月與上海警備區副政委孫子宇一起去皖南的。軍代表有兩個含義:一是行政管理方面的一些事,屬于管理協調性質的;二是軍工產品的驗收,他是代表軍方驗收產品。產品驗收的軍代表是屬于南京軍區,這部分軍代表是駐廠軍代表;我們這部分有的也是駐在廠里的,有的軍代表還參加了當時的廠革委會等。

  “文革”初期,很多人造反,要回上海,廠里一些頭自己都顧不了自己,沒有解放軍去,誰聽啊?你是走資派怎么能聽你呢?軍隊干部去穿個軍裝,管理上比較好點,這樣的情況下成立了軍管會。

  當時為什么派我去后方?這說來話長了。“文革”初期,要造反,紅衛兵串聯,這個事情影響到部隊,三大機關的絕大部分干部到北京,辦學習班,我沒有去,留在處里堅持工作。每個處留1—2個人,當時為什么我留下來呢?據說當時上海警備區調閱我們每個人的檔案,發現我出身苦,放牛出身,貧下中農,當時造反也沒有一些突出的事情,我就留在機關。部隊有好多東西都要管理,武器裝備等,我是軍械處留下來的兩個人之一。他們學習班辦兩年多,因為在北京一直要等待毛主席的接見,不接見的話回來不甘心,兩年多后,他們回來了,回來后正好皖南小三線軍管會要人,他們剛從北京回來不可能再讓他們去,他們就派我去了。我不能說我不去,那不行的。好多軍隊干部也有這種情況,叫你去不可能不去,當時是輪換的,一般是一兩年、兩三年換一換,從當時混亂的局面來說,起了一定的穩定作用。

  精英赴小三線

  當時去的人員都要經過政治審查,從當時政治角度業務水平來講,應該都進行了審查,干部隊伍總的是好的,工人隊伍總的也是好的,也進行了審查,但是當時歷史背景、條件,也不排除上海一些老單位把這些同志排擠出去的也有可能。當時話還是講得很好的:“好人、好馬、好刀槍”,但是也有一些干部工作能力也不是很強。我們的軍隊干部總體是好的,當然也有一些干部在生活上面出了一些問題,特別是男女關系方面,雖然不是很多,但是影響很大。那么從青年、職工隊伍來講,總體是好的,好多都是剛畢業的中學生。

  新三屆有好多學生去了小三線,那個時候知識青年上山下鄉,上山下鄉都要到東北去、到農村去,去小三線算好了。當時小三線擴建,需要人,有些人在上海培訓了再去,去了好多都是操作工,機床操作、手工操作,技術性不是很強,也需要老師傳帶。

  當時講“好人、好馬、好刀槍”,但實際上也不都是好刀槍,有些設備從現在的角度講,并不是很先進。有一部分設備是進口的,但即使是進口的也是人家淘汰的。包建廠也不舍得把好的設備拿到后方,它自己也要進行生產,有兩臺設備給你一臺也不錯了,所以從試制到投產也拖了好長時間。

  軍代表的職責

  我是1969年去的,我們去的時候叫812指揮部,后來才成立了后方基地,組成領導班子。我們去了指揮部,廠里也有軍代表,后來組織了好多軍隊干部去各個廠,基本上每個廠里有1至3位軍代表,有的參與了廠里的革委會,就是進領導班子。這些廠我每年都去好幾次,有時候是去調查情況,有的是要協調,比如炮廠沒有鋼材料,它那里又不生產,就要組織協調。

  開始我在皖南兩年,后來上海成立了國防科工辦,我就調到上海國防科工辦小三線處,主要聯系常規武器的生產。生產計劃由五機部下達任務給上海,再下達到各個軍工廠,當時有后方基地,就通過后方基地組織生產。因為當時是計劃經濟,特別是軍品,他給你多少任務就生產多少,這個產品要有人接收的,除了下達任務,還有保障原材料供應,比如說57炮彈,開始的時候炮彈的藥筒是銅質做的,銅質價格很貴,后來改用鋼質,軍工產品由軍代表驗收。

  1969—1971年,我在小三線各個廠調研,一個是選點,要選靠山,椅子型,即三面都是山,當中有洼地的地方,也不一定是這樣的,有好多形狀的;還有一個是和各個廠聯系,有什么當地解決不了的,要和上海聯絡。我去的時候徐國光在那里負責。那時候我比較年輕,整天跟著老同志了解情況,我真正參與管理生產業務,是到國防工辦之后。我離開之后,其他軍代表陸續回來,不是整批撤回來的,廠里是一批批輪換的,一批回來了,再組織一批去。后來到了毛澤東逝世以后,這些人基本上都轉調了。

  小三線廠基本上都能完成任務,因為當時作為軍品任務,是硬指標,一定要完成的。9383彈廠有一次裝藥車間爆炸,整個車間炸掉了,馬上就組織搶修,市委批錢緊急建車間,要把任務搶出來。完不成任務的比較少。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平果赚钱app 广东时时11选五app 免费的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好 吉林省快3泄露号 坤哥玩花卉赚钱 三公官网 免费龙虎透视软件 打麻将前选万条筒什么意思 wta即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