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系列-小三線建設 >> 正文

100米不打 50米開花

2017-03-14 來源: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

  【口述】

  王權順,男,1934年出生。1950年參加工作,1952年參加上海市榆林區委(后和楊浦區合并)五反工作隊。1954—1964年,先后任大達電機廠、上海變壓器廠工會主席。1964—1980年,上海機電一局支內辦公室負責人,后和軍工處合并任軍工處長。1980年任上海經濟區長江電梯公司總經理。

  口述:王權順

  采訪:吳靜 李婷

  整理:吳靜 李婷

  時間: 2011年4月20日

  地點:王權順寓所

  三條 “線”

  20世紀60年代的時候,蘇聯在中蘇邊境部署幾百萬軍隊,當時我們搞的有三條“線”叫大三線、小三線、動員線。開始我是搞大三線的,市機電局蔣濤局長是我的頂頭上司,我們軍工這一塊的東西比較多、比較復雜,我們軍工處最多的時候有八十幾個人,什么都管,從手榴彈一直管到衛星、導彈、核電站等。

  大三線是我們國家準備打仗,把沿海地區的重要工業向內地遷,包括軍事工業、民用工業,我們動員上海品牌好的工廠搬到內地去。我們大三線始于1963、1964年。小三線是我們上海自己的后方,我們上海各個局都有份的,不只是我們機電局,華東電管局也要過去,就是小三線寧國電廠,以及水泥廠。市檔案局都要在后方建基地。上海基地、小三線、后方基地和后方局(后方基地管理局的簡稱)這幾個名字的含義都是一樣的。

  那時候我們很艱苦,1969年11月的中央“6911”會議以后,當年就要我們拿出1250門大炮,我們搞民用生產的,什么都不知道,怎么生產大炮?我們只能一個廠研制一個部件,最后組裝起來,這就叫“一廠一件,百廠成線”。還有一句話叫“一廠一角,百廠協作”。這兩個生產方法不會影響原來的生產任務,很快就能拿出產品。比如,生產57高炮,上海汽輪機廠、電機廠、重型機器廠這些我們機電局的大廠,一廠一角,去做零件,做好以后交給汽輪機廠總裝,然后大炮就造好了。后來經過一段時間的生產,因為我們上海也要保留生產,就在安徽貴池組成一套生產線,勝利廠和永紅廠都是生產大炮的。上海也保持一套,大量生產,皖南那邊是一邊建廠一邊培訓工人。小三線有后方基地管理局,由黃彪他們管。安徽認為小三線是上海的廠,他們不管,所以小三線的生活用品都是上海運過去的,后方基地管理局要管理這些。

  上海要定期組織為小三線職工服務,他們確實比較困難,全家過去,小孩子讀書什么的都是問題。小青年沒什么牽掛,但是有家庭的人有很多的事情要后方局來管理。但是小三線的生產,原來是哪個局管的還是哪個局管,叫“誰家的孩子誰家抱”。

  “山散洞”的選址原則

  上海小三線選址,南京軍區肯定要去的,南京軍區是饒子健副司令掛帥,我們跟他一起去定廠址。小三線建設的問題不少,毛主席提出“靠山近水扎大營”,林彪后來提出“山散洞”,即“靠山分散進洞”,工廠的建設布局要搞“馬頭墻、村落化、葡萄串、羊拉屎”。在建設過程中,各個工廠的建設情況都不一樣,所以有的進洞,有的馬頭墻,像526廠等就是馬頭墻,村落化(一個工廠建得像一個村莊)。馬頭墻是外建筑,對于他們的生產沒有什么大的影響,不過就是把他們的生產車間分得小一點散一點,不是那么集中。

  我們小三線的廠址一般還比較接近城鎮,要正常生產還是可以的,那里的條件比大三線的好。大三線的生活問題都是當地解決的,小三線因為上海基本上保證供應的,沒什么大的問題。像銅鼓那邊的廠是在山洞里面的,后來要轉民品就出現矛盾了,要搞民品在山洞里不好生產,所以他們要搬出來。

  那時候主要考慮備戰,當時這種做法你說他錯,其實也沒什么錯,因為那時候的手段跟現在的偵察手段不一樣。那時候打個導彈已經很了不起了,不能以現在科技水平來看。當時,小三線的機械工業方面的工廠都是屬我們軍工處管的,他們生產上出現了問題來找我們,我們會派些干部過去了解處理的。我們機電局的黃彪是分管那一塊,他管不了就來上海找我們。貴池那一套57高炮生產線我們管得比較多,因為是我們前方動員線上的,我們上海在前方還要繼續生產57高炮,同時又生產100高炮,這兩條生產線到哪里去造,人怎么組織,機器怎么協調是我們要做的,所以我們跑得比較多一點。

  100米不打,50米開花

  小三線從我們上海市的角度來說就是把所有好東西都藏一點起來了。我們當時是從戰備的角度搞了小三線。珍寶島事件中,打蘇聯的坦克使用的火箭筒就是小三線生產的。毛主席說的“100米不打,50米開花”是指孫玉國在珍寶島打坦克的事。珍寶島事件時,我們火箭筒的射程是150米,100米已經可以打了,但是不打,等到50米的時候一下子就把坦克打了。后來這個被我們摧毀的坦克蘇聯想拿回去,拼命派部隊來搶,最后我們把它拿回來了。

  市機電局的軍工任務很重,因為機電局里的生產設備最齊,很多精密的大型的設備只有我們機電局有。我們軍工處管軍工生產,不管是上海市委的還是中央的;三線建設,不管是大三線還是小三線,我們都要完成。

  小三線的生產任務是我們下的計劃,他們的生產情況還是正常的,沒什么大的問題。沒有出現過軍代表告狀的事情,基本上還是完成任務的。我管小三線的時候,小三線是盈利的,有幾個億。

  57高炮是按南京軍區和五機部的計劃布置的,部隊每年的配件、改造,每年都有計劃交過來的。我們后來支持越南,主要是給他們57高炮。支援越南的57高炮的任務由五機部交給我們計劃。主要是由我們動員線生產的。上海人聰明,在生產過程中,研究人員對57高炮的設計圖紙進行了修改,所以生產出的產品要比蘇聯原來的產品質量好。越南的高炮都是我們支援他們的,仗打好以后放在森林里,那么多年日曬雨淋,后來他們拿出來打我們時,據說用的就是我們的炮。但這說明我們的產品質量好啊,蘇聯是一門一門打的,我們把它聯動起來,一打6門一起,這都是上海研究人員的貢獻。蘇聯給我們的圖紙是有所保留的,有的地方是瞞掉的,有的東西是形而上學的,比如牛皮要幾歲到幾歲的小牛皮,沒有經過鞭子打的,我怎么知道這個牛皮有沒有經過鞭子打?這個只要告訴我什么強度就可以了。還有他們的東西用白樺木,因為他們白樺樹多,我們只有東北有一點白樺樹,一定要用白樺樹就是胡鬧了,我們中國比白樺樹好的樹多的是,這些我們都改掉了。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魔法师计划免费账号 有个叫艾丽丝恐怖游戏 百人牛牛官网下载 时时彩后二稳杀两码 德扑游戏下载 无烟城到底能不能赚钱 pk10滚雪球8码计划群 时时彩代理一年赚500万 赌博送彩金多的网站 福彩3d包胆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