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系列-小三線建設 >> 正文

小三線調整和交接圓滿卻艱辛

2017-03-14 來源: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

  【口述】

  朱岳林,男,1937年出生。1960年4月入黨,1958年8月畢業于上海第二師范學校。1958年8月,任上海育新中學共青團總支書記。1963年5月,任上海市新榆中學黨支部副書記、主持工作。1964年11月,任上海市委外事小組辦公室干事。1970年1月,任上海八五鋼廠辦公室主任。1973年3月,任上海后方基地管理局黨委辦公室干事、副主任兼小三線調整辦公室副主任等職。

  口述:朱岳林

  采訪:徐有威 吳靜

  整理:吳靜

  時間: 2011年2月18日

  地點:朱岳林寓所

  上海小三線是為上海戰備服務的

  我是1970年1月到皖南八五鋼廠過春節的。八五鋼廠是1969年開始籌建的,我去的時候土建施工隊伍已經逐步進場,開山筑路,平整場地,通電、通水。八五鋼廠在貴池梅街,離貴池縣城30公里路。當時,市政府在貴池設立507工程指揮部,負責貴池、東至地區小三線建設的領導指揮工作:有冶金系統包建的八五鋼廠,生產炮管用鋼的;有機電系統包建的生產57高炮的配套工廠;有化工局包建的東至的幾個化工廠。貴池和東至配套起來就是個507工程,整體為57高炮的生產基地。上海小三線在507工程之前,在以屯溪為中心的徽州地區,有個812指揮部,那里有上海市機電和輕工業局包建的許多廠,主要生產40火箭筒、高炮配套系統。此外,還有上海有關局包建的配套單位,組成一個獨立完整的生產基地。

  上海小三線與外省市小三線不同的地方,就是上海小三線的行政隸屬關系是上海市的,等于上海在異地建立了一個工業區。當時按照戰略上講起來,就是萬一上海碰到戰事,上海的工業、物資和主要人員可以往那邊轉移,是上海戰略后方。上海小三線和大三線不一樣,和其他省市的小三線也不一樣,其他省市小三線都是當地直屬的。上海也有去支援江西小三線的,它是由江西直接領導的。上海僅是支援人才,關系和上海不搭界。上海小三線完全是由上海自己領導的,是上海的戰略后方。

  因為小三線本身就是為上海戰備服務的,只是借安徽一塊土地異地建設。所以到后來小三線撤的時候,主要由我們上海自己決定。當然要征得中央的同意,還要跟安徽商量。

  小三線的組成人員

  上海小三線企事業單位由上海各主管局行業包建而成,其業務受主管局領導。因此人員主要由他們動員職工來參加。具體來說,主要有五個方面。第一方面是上海包建廠動員派出去一批人,主要是業務骨干,還動員了一批骨干工人,這是小三線建設的骨干、中堅力量;第二方面是上海市分配去的學生,老三屆是一批主力軍,從數量講起來,這部分人最多。還有70屆、新三屆,他們都是有上海戶口的正式職工;第三方面就是后來外地招收過來的,包括解決小三線男青年婚姻問題的女青年。我們到基層去做調查研究時,男青年說我們老婆找不到怎么辦呢?當時局領導就和上海市領導商定,可以開放上海農場、外地有想來的,可以來結婚的;第四方面是當地征地的農民;還有第五方面數量不多,有復退轉業軍人,有解決夫妻團聚的。有一方在外地的、農村的,為了解決夫妻團聚,爭取要到小三線,那么把在外地或農村的,為了解決夫妻團聚吸收了進來。

  一般說來,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去小三線的人員都要經過政審,政治上要可靠的,也就是當時說的要“好人、好馬、好刀槍”,但實際上并沒有那么嚴格。

  在工資方面,上海是8類地區工資,小三線是6類地區工資。8類是支內老職工,新職工都是新的工資待遇。新職工、包括外地調進來的都是6類地區工資。老職工都是骨干,保留上海工資,上海加工資,他們也加,否則就更加不安心了。小三線職工中工資的地區類別有不同,增資時的標準是一樣的,但是加工資的級別沒上海高。外地調過來的,本來是3類工資了,調過來還能升到4類或者4類半。小三線這些人的素質,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好的。

  剛開始時醫療條件也跟不上。八五廠食堂里有個職工腸子壞了,急著開刀。長江醫院在籌建過程中,主治醫生尚未進山,但是往上海送又來不及,曾想求助直升機也開不進去。后來通過市里,把市一人民醫院的專家接過去,病人腸子割掉一米多。病人需要輸血,血庫沒有,職工獻血。這位職工終于救了過來。當時大家很緊張的,如果死了一個人的話,影響很大的。反過來卻又是件好事情,長江醫院又做得不錯,因此出名了。

  艱苦創業作貢獻

  小三線建設初期的方針是“先生產后生活”,生活條件十分艱苦,房子沒有造好,有的安排到農民家里住,有的住臨時工棚,有的住祠堂,但是廣大職工識大體、顧大局,發揚艱苦奮斗的精神,毫無怨言,滿腔熱情投入建設中去,一心想把工廠盡快建成,投入生產。

  我們進去的時候吃山芋干,一頓吃三兩的話,至少有一兩是吃山芋干,糧食當時不夠的。山芋切成一片片后,曬成干煮湯吃。有時候山芋干磨成粉,做成糕吃。糧食是當地供應的。副食品是廠里派車子到上海買的,或者到浙江臨安等外省市采購,以解決職工生活上的需要。上海沒運過糧食去小三線,糧食要靠地方,所以這方面也給當地造成了很大的負擔。剛開始的時候當地對小三線也有意見的,因為上海人購買力比當地強,去了之后當地物價提高了。

  業余生活更枯燥,難得看一場電影,露天看。冬天多冷啊,很多人是裹著毯子、棉被去看的。拿個小板凳,裹著毯子看電影,否則在宿舍里待著沒事情做的。附近村莊的農民都來看,他們還搶位子搶在前面。至于圖書,因離城鎮較遠,去一次不易,很難買到。在后方基地曾經設立了一個書店,有時到基層巡回擺攤,后來就撤掉了。當地城鎮的書店品種也很少,不能滿足職工需要。

  后來生活逐步有所改善,但是也要看每個廠的能力。八五鋼廠是大廠,實力強一點,在山頂上建了電視轉播塔。當時,電視機很少的,只得集中觀看。后來有了電影放映站進行巡回放映,豐富了職工的業余生活。小三線自己建了電廠,醫院等,一共有3家電廠、有醫院、有通信網絡,都自成一體的。剛進去的時候,路沒有的,以后才逐步好起來的。企業辦起了子弟學校、菜場、小賣部,開通了班車,辦起了醫院,方便了職工生活。一個工廠就是一個小社會。

  小三線廠同地方的關系總體是好的

  小三線建設過程中,得到安徽當地人民的大力支持。當地組織大批民工參加小三線建設,劈山筑路,由工程指揮部統一指揮。工廠的籌建當地人是沒有的,但是作為工程指揮部,當時507指揮部東至、貴池縣的領導也參加的,因為要組織大量的民工來參加建設,來炸山、鋪路、建廠房。炸山的時候由于經驗不足,有時候也會發生工傷事故。工程建設指揮部也有當地的領導參加,這樣便于工程的統籌、調配。

  三線廠同地方的關系,總體是好的。比如說受災的時候,旱災沒水,工廠有水泵,就幫他們放水,水井打好了,自來水管子接到村里,大家都能用到。澆田怎么辦?都是水泵幫他們解決問題。當地很多困難戶都是廠里解決的,給他們送棉衣,幫助通電看病等。

  不過后來吵起來的事情很多,主要有些利益的沖突。雖然幫助當地的農民解決不少困難,但是有的要求廠里還是滿足不了。他們覺得我給你地皮讓你們在這里建廠,我們有什么問題你們應該幫我解決。但是廠里也有困難,一下子滿足不了。滿足不了他們就有意見了,給你斷路,在汽車經過的地方挖條溝,路不能通。最后只好逐步給他們解決。當然也有三線廠遇事處理不當,交通事故傷害了當地群眾等情況引起當地不滿造成糾紛的,但一般都能妥善處理。

  小三線職工跟當地人談朋友的很少。因為大部分上海小青年談朋友都是政策上給他們解決問題。不少小青年說我們沒有女朋友怎么辦?市政府就出臺了一條政策,可以到外地包括上海農場招收一批人過去,來解決小青年的婚姻問題,小三線大部分青年人是通過這條途徑解決婚姻問題的。首先得到的是上海勞動局的支持,還有些是投親靠友介紹進來的。因為去小三線比在農村、外地總是好的,一個是在外地生活比較困難的,在這里找了朋友后條件好多了。還有本來就認識的,上山下鄉認識的同學分開了,有這個政策之后可以調到一起。另外還有親戚朋友介紹的。那時老三屆占相當大一批人,如果這批人不給他安定下來,小三線就會不穩定的。這些人都是生產上的骨干。我們市里也很急的,所以市里一再從政策上采取具體措施,解決這個問題。

  調整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

  1984年11月,后方基地管理局在局黨委領導下成立了調整辦公室,我是副主任之一,主任是副局長翁征洋兼。另外,兩位副主任是姚根福和朱國勇。前半段在安徽參與談判、移交工作,后半段到上海來聯絡幾個項目建設、住宅建設、人員安置的進展情況。

  小三線的調整涉及許多政策,首先要看中央的決策,市政府的決策,僅后方局自己是決定不了的。這個呢,實際上是大勢所趨。因為從小三線軍轉民后,小三線負擔是很重的,原來軍工產品的時候,有5%的利潤,是國家訂貨的。到軍轉民、搞市場經濟后,國防工業削減了,就讓你到市場上找民用產品生產了。軍轉民是一個難關,轉型之后負擔更加重了。我們屬于上海的,原材料要從上海來,產品生產出來后,要運到上海銷售,來回運輸費要多少?成本很高的。再加上小三線本身的問題:人員思想不穩定。職工生老病死企業樣樣都要管的,是個小社會。這個負擔有多重!所以肯定虧損的。虧損的話要找出路,上新的項目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還要新增加設備,成本很高的,企業大面積虧損。實際上,上上下下都在思考小三線的出路在哪里?

  上層在醞釀,基層在尋找。實際上,上下已經都在考慮出路了,我們1980年左右聽到廣東小三線要撤了的消息。我們有什么出路呢?因為市政府尚未明確決策,是不好回上海的,所以當時有的小三線廠設想跟上海周邊廠搞聯營。就是靠上海最近的地方比如說上海郊區和蘇州,想辦法要搞聯營。聯營可以縮短距離了,職工也就靠上海更近了。當時下面也已經在醞釀了。我們不斷地向市政府反映我們小三線不堪重負。小三線有問題總歸要找市政府,市政府也覺得是個問題,必須要解決。上海小三線要撤的話,所有資產只能交給當地利用,搬回來是不可能的。

  上海小三線調整本身有個醞釀的過程,交給安徽也有個和安徽協商的過程。這個都有歷史條件的,不是哪個人能一下兩下決定得了的。醞釀有個過程,而且當時有些情況,再加上我們下面反映又強烈,水到渠成。記得20世紀80年代初,全國總工會也關注這個問題,要求局工會反映小三線面臨的困難,我受局領導的指派,代表工會去全國總工會匯報上海小三線的困難。

  艱苦的談判

  我們正式啟動小三線移交交接是1984年的事,1988年結束,實際上我們還有些善后工作做到1989年,正式結束要到1991年。

  跟安徽交接這件事也費了很多腦筋。我是上海參加與安徽談判的工作人員,也參加了交接協議的起草工作。談判的時候安徽要把固定資產壓低,所以簽字簽不下來,我們談到半夜兩點才簽字,市小三線協調辦和后方基地管理局的領導參加的,汪道涵和安徽省長簽字。談得很艱苦,幾天都談不下來,他們一是壓價,二是要增加流動資金,數字要壓低點,固定資產壓低報廢,送給他們,他們入賬的東西就少了。流動資金主要有兩塊:一要繼續生產要流動資金,二是要安置人的錢。和安徽省談了人頭費之后,具體到一個廠之后,還要加。下面也談得很辛苦。和省里簽合約的時間到了之后廠里的流動資金等都要給安徽。這個時間具體到每個單位,情況不一樣的。我們回上海安置不需要談判的,因為市里面統一安排下去的,由市里小三線調整辦公室協調。各個相關部門在安置中也會有些困難,當然出于自身利益改善也會有些要求。但總的來說大多數部門是識大體,顧大局的。小三線的回滬安置工作是順利的、成功的。

  上海小三線有81家單位,固定資產原值7.52億,凈值5億元。安徽在接與不接、接后如何利用搞活等方面,也頗費腦筋。據說汪道涵和安徽領導開會的時候,曾經試探過:我們不要了,全都給安徽好了。據說安徽還不想要。后來正式談判,安徽認為你既然給我,我就跟你談條件了。安徽在如何利用、發揮作用上也有諸多困難,如技術力量、管理人才、流動資金、留下人員的安置等方面,上海把小三線的廠房、設備給安徽,他們利用起來還要資金,留當地不能回滬人員還要安置費用。我們從小三線回來的時候,有句話很形象,叫“赤膊穿三角褲”回來的。從跟安徽省談了之后,還要具體到每個單位跟當地縣、當地地方談,都是很艱苦的事情。

  從安徽當地角度想想,也有道理,你總要扶持吧?所以除了這些資產給他之外,廠里還要給當地一筆流動資金,具體多少都是根據自己的能力、需求來談的,但上海也有自己的困難,回滬安置、生產也要資金,也挺困難的,各有各的難處。

  關于人員安置,按小三線調整人員安置政策區別對待:凡是上海去的人都回來。凡是和上海去小三線的職工一方結婚的,雙方都回來,包括外地和當地進廠的。凡和上海一點都沒有關系的,和上海也不沾邊的當地安置。小三線移交后,留在當地的人員,由當地安置,上海給安置費,一個人要幾萬塊錢,當時幾萬塊錢還是很值錢的。我們的廠當時進來了一批當地征地的農民工,因為建廠要征地,征地的時候農民進了廠,沒什么技術的,但是后來廠里培訓他們,逐步也有技術了。這些人和上海沒有關系的。我們回來的時候條件很寬松的,夫妻雙方只要有一方是上海人,就可以回上海來。如果當地農民工跟上海的職工結婚了,也可以到上海來。但如果夫婦兩方純粹都是當地人,就不可以。還有少量外地來的人,跟上海沒有什么關系的,他們也不能回上海,只好把他們留下來安置,安置也要錢。另外,還有生產問題,它啟動要資金,人員安排要資金,所以最后上海還是補償了一塊。除了市里統一給安徽一筆資金外,有的單位也酌情給了錢。

  市政府做了很大的努力

  小三線撤回上海后,市政府安排建設100萬平方米住宅,其中統建房50萬平方米,企業自籌資金建設50萬平方米。在市府領導下,仍由各包建局負責安置,包括新建項目和人員安置等。市政府、國防工辦成立了上海小三線調整辦公室負責協調各方面工作。各系統,都回到各系統去了。比如機電系統回來的人,按照多少人分配多少住房,冶金系統回來多少人,按照人頭分配住房面積,然后選點選在哪里。小三線的職工回來包括家屬,7萬多人。住房根據建設進度,建好一批,分配一批。

  安置回滬小三線職工,市政府做了很大的努力。不僅是建設住宅,還為小三線新增了42個新的項目,由市計委列為正式技改項目。因為這批人都是支內出去的,回來都要崗位吧。老廠的容量也是有限的,這批人當時從老廠出來的時候,他們原先的崗位都已經填滿了,這些人怎么安排法?不都是新的廠,有的不是獨立的廠,而是附在老廠。錢都是市政府給的。也有不少回滬職工由市安排到需要人員的工廠。這關系到數萬人的生活安定、社會的穩定,老廠人員都是滿的呀。安排人員,老廠也會向市政府提出困難和要求的。因此回來之后,市政府要搞一些新的項目。八五鋼廠原來準備在楊行獨立建立一個廠,市政府批的,原八五鋼廠的人全部搬過來,已經籌建了,楊行那里我都去看過好幾遍了。八五鋼廠主體是從上鋼五廠出來的,上鋼五廠要新建一個特鋼項目,市里投資也有限。經研究后請示說并起來算了,市里就給上鋼五廠一個新的項目,上鋼五廠把八五鋼廠人都吸納進來,這樣就兩全其美了。

  這42個項目是按照系統分的。各系統根據人員安置需要新增項目由系統報上去,因為原來包建的系統,回來還是按照系統管的。系統提出回來我要安置多少人,原有崗位可安插多少人、消化多少人。不能消化的我要新設多少項目,把項目報上來,市里核準后,由市計委列為正式技改項目。這些項目大部分效果應該是好的。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芒箕网怎么赚钱 bugeyu捕鱼大师官网 scp-823 恐怖嘉年华 比分直播下载 凯撒娱乐手机app下载 2019深海捕鱼达人2安卓版 推杰克稳赢技巧 a股上证指数 双色球走势图表近50期 以下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