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系列-小三線建設 >> 正文

嚴把軍品生產關

2017-03-14 來源: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

  【口述】朱偉東,男,1946年出生。1966年6月參加工作,1972年4月入黨。1971—1988年小三線期間從事軍工生產的技術質量管理工作,曾經擔任后方基地管理局管理處副處長等。

  口述:朱偉東

  采訪:徐有威 吳靜

  整理:吳靜

  時間: 2011年3月9日

  地點:朱偉東寓所

  從汽輪機廠支內三線

  我是1971年從上海汽輪機廠支內去小三線的。當時形勢很緊張的,廠里開大會動員支內,我當時是車間班組長,組織上決定我去支內,我服從組織的決定就去了。

  我去的小三線工廠是上海機電一局包建的一個生產武器的廠,叫勝利機械廠。上海機電一局下屬有幾家大廠,都是造57高炮的,像汽輪機廠、鍋爐廠、滬東造船廠等,所有廠都組織起來,因為一個產品需要各個廠配套。汽輪機廠包建的勝利機械廠是總裝廠,在安徽貴池縣山溝里。

  要說明的是,“文革”時上海市經委機關都沒有了。當時管上海工業生產的是上海市革會工交組,工交組下面有軍工組,軍工組下面有常規組,這個常規組里邊再分前方和后方,前方抓上海各個局,后方基地就是我們小三線。后方基地管理層稱之為組,大組套小組。

  我在前方是搞產品的總裝、試驗,到勝利機械廠后我也是搞總裝。1972年我被華東炮兵工程學院錄取上大學,1975年8月畢業。畢業后直接分配到局機關工作,當時到局機關生產大組,生產大組里邊有個技術組,生產技術組人也不多。我對高炮生產比較熟悉,組織上就叫我去搞高炮的技術質量管理,后來軍品不生產了,又被調到局整黨辦工作。

  后方基地大概有4000多名黨員,整黨過程中每個黨員都要填表,學習上面規定的文件、整改等,其實就是自我教育。通過自我教育,提高思想覺悟,與中央保持一致,不要搞自由化。后方整黨最后通過市工業黨委驗收,就結束了。這樣,從1985年起,我做了兩三年整黨工作。整黨結束后就調到組織處幫助做干部安置。我們當時沒自己想法的,都是組織安排,思想也蠻簡單的。去小三線的時候,工資沒變,都是上海待遇,上海戶口也不遷。

  嚴把軍品生產關

  當時,上海搞的一套東西和中央不太一樣,上海搞自己一套。比如技術標準方面,部里生產的產品是在內蒙古包頭市的,是仿制蘇聯的。57高炮的鋼材是轉爐鋼,我們上海用電爐鋼,雖然電爐鋼生產出來的東西可以用,但是在技術標準上是不同的,一個是轉爐鋼的標準,一個是電爐鋼的標準。上海方面認為上海產品射擊2000發炮彈沒問題,五機部就認為不可以,技術標準不一樣,我們生產的炮管是后方八五鋼廠和上海重型機器廠兩家工廠生產的,這兩家廠都是電爐鋼。到最后技術標準還是要聽部里的,因為軍工產品不能有差錯,如果戰場上質量出差錯,責任誰負得起啊!爭論到后來上海的電爐鋼炮管就停產了,用五機部生產的炮管。我們技術處內有分工,我是分管高炮生產技術質量管理的。

  其實剛開始,后方還生產不出完整的產品,都是前方工廠生產好的零部件運到后方組裝的,組裝好后,后方又沒有試驗場地,再把產品拖到上海或者南京,南京有個湯山靶場,奉賢也有個海邊靶場。真的是勞民傷財,錢都在輪子上滾掉了。當時只算政治賬,不算經濟賬。

  生產計劃每年上面會批下來,生產高炮多少門,手榴彈多少枚等,具體都由市國防工辦計劃下達。當時實行計劃經濟,你不完成是不行的,來不及完成要及時調整計劃。說是計劃,其實是下面報上去的,明年的計劃,今年開會都要報上去,到明年批下來,新的一年你要完成目標、計劃等,考核也是按照這個,生產的數量、質量、安全都有指標的,而且軍品生產質量要求很嚴格,不能有萬一的。

  我們生產好的軍品直接送到部隊,由解放軍代表室接收,都是軍隊里邊的技師。基本上每個廠里都有軍代表室,他們要驗貨接收的,他們不簽字,產品就不能出廠。這些軍代表是上海警備區派下去到各個工廠、機關,代表采購方驗收。工廠生產過程中,有什么問題都要主動和軍代表溝通,他們驗收都是有標準的,質量要求很嚴格的。我碰到過一些沈陽軍區的軍代表,他們都是大學或軍校畢業的,到工廠嚴把質量關。訂貨是由上級下達到各個市國防工辦,市國防工辦再下達到各個局,各個局下達到各個廠,至于這個產品造好了給哪個部隊,我們都是不知道的,那些是軍事機密。

  我們后方協作廠是做火箭彈的,協同廠是做火箭筒的。越南戰爭的時候都是派上用場的,效果較好,可以打出200米遠。坦克前面的鋼板20公分,很厚的鋼板,火箭彈打上去都是可以穿透的,裝甲車和坦克都可以打的。我們在協作廠實驗時,曾經出過事故。有一次,一個火箭彈放進火箭筒,應該是馬上發射出去的,結果不響,過去檢查時爆炸了,試制人員當場犧牲。

  那時候進軍工廠都是要組織審查的,招工也是嚴格把關的,有點海外關系的都不要。從組織上而言,當時是很嚴格的,我們去這些單位都是很嚴格的,要介紹信、政審材料等。我們當時去滬東造船廠聯系工作也是要手續的。我們當時的后方基地機關不大,200人不到,一棟4層的辦公樓,頂樓是局領導辦公室,三樓是局黨委系統的辦公室,二樓是政工處室,一樓是各業務處室。

  生產困頓,生活艱難

  軍轉民的時候怎樣發展民品生產,當時五機部里要求軍轉民,上海國防工辦也要求軍轉民即軍品生產轉民品生產。因為工廠都要生存,軍品生產成本太高,軍品當時是不計成本的,所有產品都是成本價加上5%利潤出廠。各種生活費、汽車運輸費都是要算的,成本高得不得了。當時因為是國家買單,所以問題不大。當軍品生產下馬了,民品就不行了,價錢高賣不掉,一般性的產品沒競爭力,一到市場上就虧本。當時五機部生產煤礦機械液壓支架,永紅廠就是搞這個產品。五機部全國各地開軍轉民大會,研究到最后還是成本問題。比如上海到貴池的運輸費,再由貴池到工廠的運輸費,光運輸費就消化不了。生產民品都很難盈利,到最后民品生產也很難搞下去。

  剛開始去的一批小三線員工住宿條件較差,后來才逐步好轉,房子比上海大些,燒飯是用柴的,柴都是在山上砍的。住房內衛生間有的,煤氣是沒有的,我們剛剛開始去是用煤油爐燒飯,后來建了灶頭,家家戶戶都是有的,但那時候小三線職工吃食堂的多。所有吃的、用的東西都是上海運過去的,當地就買點蔬菜。我是1977年結婚的,結了婚后,還是以吃食堂為主,因為沒時間燒飯。我經常要到基層工廠出差,整個后方地方較大,廠與廠之間相距較遠,當時交通也不方便,很辛苦的。

  其實,到小三線大家都是不安心的,都想回上海。在那個地方,扎根比較難的,扎不下去。后方最小的一屆職工是72屆畢業生,都是20世紀五十年代出生的,后方職工男女比例失調,女少男多,又比較閉塞,能夠配對的較少,都想調回上海。而要調回上海是很難的,而且全后方每年只有十幾個回滬指標,是解決特困的。當時當個干部,都是吃苦在先的,責任很重的,家庭都是做出犧牲的。

  回滬依然困難重重

  1988年小三線全部回滬了。永紅廠在后方時生產57高炮的瞄準系統,軍轉民之后就搞煤礦液壓支架,后來遷回上海郊區的南翔鎮,生產煤炭機械。最初回遷建廠大都是建在市郊,后來一點點向市中心靠近,建住房也是這樣。后來都可以回老單位的廠了,比如小三線的勝利機械廠,還是回到上海汽輪機廠去。汽輪機廠是個大廠,在后方有一千五六百人,回來后也都回到汽輪機廠,全部接收,一千五六百人,融入十幾個車間,一下子就分掉了,而且各個車間也需要人的。有些單位支內后撤銷掉了,返滬后沒有老單位,只能建新的廠,困難就多點。

  小三線干部回上海安排工作也不是很容易的。廠長回來做副廠長,也要看上海方面需不需要的,很多沒有安排,但是能夠回到上海已經是很開心了。1988年組織分配我到上海市工業區開發總公司工作一直做到退休。我愛人也是小三線機關的,她回來后分配到市建設銀行,好在當時建行大發展,正好需要人。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ag平台有赢十几万的吗 pk10六码两期计划表 干饮食什么赚钱 51计划app下载安装 赌城夜蒲城 优发国际-亚洲顶级线上娱乐 捕鱼来了什么炮最好 双色球什么是复式投注 竞彩足球比分 时时彩官方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