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系列-小三線建設 >> 正文

為小三線做好后勤保障工作

2017-03-16 來源: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

  【口述】

  王中平,男,1928—2011年。歷任上海后方基地管理局后勤處處長等職。

  口述:王中平

  采訪:徐有威 吳靜 李婷

  整理:吳 靜  李 婷

  時間: 2011年1月22日

  地點:王中平寓所

  參加保密會議

  到上海皖南小三線,我可以說我是第一個,也是最后一個回來。從頭到尾要23年,實際上是22年。

  1965年4月上旬,當時我在上海市科委工作,領導叫我去市里參加一個會議,他說“是保密會議,你去參加,也不要跟別人講”。會議在延安西路33號市委辦公室召開,參加會議的人不多,由當時的市委書記馬天水主持。他介紹說,根據中央的要求,上海要建小三線,現在已經定下來了,由羅白樺帶隊。會上介紹了羅白樺說他是安徽貴池人,在新四軍工作過,對安徽比較熟悉,還是上海公用事業辦公室副主任。從那時起,我才知道自己要去小三線工作。

  在這次會議結束之后,我們就回來準備了,向科委的領導匯報了,這在市科委也是保密的,就幾個主要領導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的,領導特別關照,這個事情不要跟其他人講。

  羅白樺是上海市小三線工程建設總指揮,“文革”開始后,他從小三線去上海開會,回來一看,在他住的房門上寫著“山大王”,他接受不了,自殺未遂,后來就被打倒靠邊,離開小三線回上海了。

  我們市科委一共去了好幾個人,我是第一個,后來我們科委的領導黎崇勛,還有一位秘書長后任科委副主任也去了,以及一位科委干部。1965年4月中旬,上海市政府機關事務管理局派出4輛華沙轎車,一輛轎車4個人,除去駕駛員、管理員和保衛干部外,還有各個委辦的人一起動身。我還有印象的包括市文化局局長方行,檔案局副局長徐禹民,儀表局副局長譚浩,一共好像十幾個人。

  當時從朱家角到平望沒有通公路,這條公路因為小三線才建造的。之前我們去安徽都是走湖州或杭州這兩條路。我們去的主要任務是勘測地形,中央已經定下來了是在皖浙贛,看看那里的哪些地方適合建設小三線。所以我們到了湖州,之后到了臨安,最后到安徽歙縣。

  從上海到屯溪這段400多公里路,問題多多。小轎車一早出發,晚上可以到,大卡車的話一天走不到。走不到怎么辦?于是在廣德找了一個中轉站,在那里加油、吃飯、睡覺,所以在皖南好多地方都有我們單位,集中在寧國、旌德、績溪、貴池和東至,其他幾個地方單位比較少。

  開始建設小三線主要是科委,因為去的時候還沒有工廠,要建設小三線主要是科委的。科委有兩個系統,一個是市里各個局的單位,還有一個是中央科研單位,中科院在上海的幾個大的研究所如冶金所、有機所、計算機所等。勘測完后,我所在的科委計劃處開始做計劃,看看哪些項目可以搞到后方去,因為當時只能搞很小的規模,挑好的、重要的,比如說上海計算技術研究所、鋼鐵研究所等。我們當時搞了計劃報到市委,市里說只要我們定好就可以了。我們定好之后就通知各個單位要準備建設小三線。

  上海建設小三線的工作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各個單位再選派干部到小三線去。我們指揮部就在這一帶看,后來我們第一次看完地形以后,向市委匯報安徽的歙縣、巖寺、祁門一帶可以。其他地方貴池和東至也都去看過,因為單位很多,分得太開也不行,所以在祁門到歙縣、巖寺這段。這樣定下來之后通知各個廠各個單位。

  我們真正去小三線是1965年底,我們去了之后,229指揮部找了個住的地方,徽州地委騰出了一幢小樓給我們,我們就在里面辦公,開始時人很少,后來逐步逐步增加。凡是定下這個項目,這個單位就要派人、派小組到后方去,根據項目要求看地點,找地方,它找好了我們指揮部再去勘察、復查行不行,就這樣定下來。最早勘察大隊派人到山里測量、劃地形,定下來。施工隊伍是1965年年底進去的,真正開工是1966年初。施工單位是很困難的,沒有電,用發電機,施工單位主要是市建四公司。

  小三線好多地方我都去過,定點了我幾乎都看過。當時我們從南京軍區搞了份萬分之一的彩色地圖,這個地圖比較詳細、清晰,村莊和道路等一目了然,我們通過地圖研究哪些地方比較適合設點。1965年年底開始,我們科委系統去了十幾個單位。

  上海的支援

  最初我們小三線掛的牌子就是229工程指揮部,人家也不知道具體做什么的。為什么叫229剛開始我也不知道。“文革”后我才知道,229是羅白樺在市政府也就是現在外灘浦發銀行的辦公室門牌號碼。因為有關這方面的文件上不能寫后方基地,就寫229羅白樺,后來叫229工程指揮部。為什么后來又改為812指揮部?因為8月12日這一天,造反派講是毛主席“備戰備荒為人民”七字方針發表的日子,所以改叫812,這些都是造反派搞的。812指揮部后來改建為上海后方基地,最早我們內部稱之為后方,“文革”結束后,正式掛牌為后方基地管理局。

  我們到后方去以后,上海是很關心的。我們剛到屯溪去的時候,他們那還沒有自來水,他們吃的水是從山下靠人工挑的。我們去了以后,上海市投資在當地建了個水廠,鋪了兩公里的水管,從水廠一直鋪到徽州軍分區。那個是最早支援地方的項目。第二是支援當地的化肥廠,建在巖寺,當時上海市很支持,提出了你們到小三線去,要給地方帶點好處。

  當時小三線建設中最大的問題是通信,我們去的時候,屯溪到上海是沒有電話線路的,我們打電話到上海,一個是通過安徽省轉到上海,另外一個是通過安徽軍分區通過上海警備區司令部,通話很不方便。后來從上海拉了條線路,從上海一路樹電線桿子,樹到了安徽。

  還有個問題是電。我們去的時候,屯溪和巖寺一共只有3000千瓦的發電能力,屯溪有個1500千瓦發電機組,巖寺也有個1500千瓦發電機組,兩個加起來就3000千瓦。最早的時候要建個電廠,華東電管局就從蘇州遷了個5000千瓦發電機組到屯溪,和1500千瓦的并在一起,由華東電管局管。那時第一個電廠叫250電廠,這個項目我也參加了,建完后交給地方管,我們不管。總之,我們一邊建廠,一邊做配套工作。這是小三線建設初期的情況。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中国女子曲棍球队名单 3肖6码三肖六码中特 真人电玩千炮捕鱼街机版 AG夏日营地基本走势图 pk10玩法规则 最新时时送金 捕鱼达人4官方下载平台 贵州快三玩法 苹果手机视频赚钱app排行榜 360双色球投注预测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