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系列-小三線建設 >> 正文

地區組組長眼中的上海和安徽的兩地關系

2017-03-16 來源: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

  【口述】

  徐國光,男,1931年出生。1953年3月—1966年10月,在上海建工局系統工地技術員、工地主任,局計劃科科長、技術科科長。1966年10月—1985年4月,任上海小三線基建處副處長、處長。1986年5月—1991年2月,上海工程技術大學基建處長。

  口述:徐國光

  采訪:崔海霞吳靜

  整理:崔海霞吳靜

  時間: 2011年6月12日

  地點:上海南泉路397號隨緣茶室

  我是1966年10月去小三線,1985年4月回到上海,在那里待了近20年。為了做好帶頭工作,1973年,我把上海戶口遷了過去,到1988年遷回來。我原來在上海市建筑工程局工作,當時剛搞“文化大革命”,機關里的人基本是穩定的,不能動的,因工作需要就把我抽去。去小三線的人需要兩個條件:一是要黨員,二是要科級干部。我當時是科長,去了之后那邊提了一級,成為副處級,從安徽撤回時是正處級。

  當時小三線建設需要,上海建工局去的人很多,如果沒有建工局干部去,很難開展工作。但是,剛剛去的時候,市建工局機關就我一個人。上海建工局下屬的市建四公司的隊伍基本上都在小三線。后來,由于小三線建設的需要,施工力量還不夠,結果市建二公司和安裝公司相當部分也都去了。

  我考慮從以下三個方面介紹情況:小三線建設的組織領導機構,小三線的建設規模,小三線建設和地方的關系。

  小三線建設的組織領導機構

  上海對小三線建設的領導機構配備名義是局級單位,實際相當于委辦一級,因為它是獨立作戰的。當時小三線建設領導機構,有過五次變化。

  第一次是1965年11月,叫229工程指揮部。據我了解,229工程指揮部這個名稱的來源是當時總指揮羅白樺的辦公室,因為他當時上海市建委辦公室在市府大樓229號房間,所以起名為229工程指揮部。第二次是1967年3月,由安徽徽州軍分區和121部隊聯合實行軍管。1968年8月由上海警備區實行軍管。這一軍管之后,指揮部下屬各大單位均派駐軍代表。第三次是1968年8月改成812指揮部。812指揮部的由來是根據毛主席“備戰、備荒、為人民”七字方針發表的日期。第四次是在1969年珍寶島事件后,為了加強組織領導加速軍工生產,由原812指揮部一分為二,徽州地區沿用812指揮部,池州地區成立507工程指揮部。第五次是粉碎“四人幫”后,上海市委重新整頓了領導班子,1979年3月,成立了上海市后方基地管理局及黨委。為了更好地為中央第五機械工業部(簡稱“五機部”)對口服務。它還有塊牌子叫上海市第五機械工業局,兩塊牌子一個班子。

  我是1966年去小三線的,在施工組工作,由指揮部直接管理。去的時候,229工程指揮部下面有個施工組,組長是陳昌吉,我是副組長。這里我們講的組就是處,我的副組長就相當于副處長。“文革”的時候比較亂,徽州軍分區就來實行軍管了,陳漢運就是軍管會主任。當時229指揮部的領導都是四面八方來的,在市里都是有點影響的。羅白樺是上海市府公用事業辦公室主任,孫更舵是財辦主任,黎崇勛是科委主任,張子嘉是中國科學院上海分院副院長。那里的級別比局高一點,相當于部委一級。

  我去的時候,上海市委組織部告訴我,最多去兩年,1968年就可以回來了。“文革”后期實行軍管了,那2年的說法就不存在了,軍管會頭頭告訴我1968年不能回上海了。結果一去就是近20年。

  軍管還有個過程,開始時是地方軍管,是屬于安徽的徽州軍分區,與上海的121部隊聯合軍管。1967年3月,聯合軍管的領導一個是陳漢運,屬于徽州軍分區;一個是吳國余,屬于121部隊。1968年8月上海警備區去接替軍管,領導是張克寬。同樣是軍管,上海警備區去軍管上海小三線,聽上去順理成章。

  1979年3月,我擔任后方基地管理局黨委委員,同年7月,擔任基建處處長,負責基建物資。小三線的物資都是上海各包建單位負責供應,我們主要是協調。我下面有位同志叫萬松文,專門管物資這塊的。基建物資這塊工作做完了之后我就一直做基本建設工作。基建的概念,一個是房子,另外一個就是設備。房子造好了,生產設備也有好多事情要管。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gta最赚钱 财神捕鱼游戏安卓破解版 街头大乱斗游戏下载 pk10赛车软件开奖预测 斗牛龙虎技巧有哪些 广西快乐十分网投 模拟人生4赚钱最快的职业 北京pk10计划软件 飞禽走兽的规律打法 ag飞禽走兽多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