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系列-小三線建設 >> 正文

悄悄地去 圓滿地歸

2017-03-22 來源: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

  【口述】

  黃彪,男,1928年出生。1947年7月入黨。1969—1972年,上海機電一局507指揮部二分部負責人。1972—1974年,上海后方機電公司黨委書記。1974—1976年,上海后方聯合機械廠黨委書記。1976年,上海后方新光有色金屬材料廠黨委書記。1976—1977年,上海后方基地黨委清查辦公室副組長。1977—1979年,上海后方基地黨委辦公室主任。1979—1989年,上海后方基地管理局副書記、副局長。

  口述:黃彪

  采訪:徐有威 崔海霞 吳靜

  整理:吳靜

  時間: 2011年1月17日

  地點:上海市華東醫院

  悄悄地去山里

  1969年我在上海機電工業專科學校(即現在的上海機電學院前身)任常務副校長。當時的國際形勢很緊張,黨中央將三線建設提到了國民經濟發展的重要議事日程。毛主席提出“三線一天建設不好,我就一天睡不著覺”。就是在這種歷史環境下,動員大家參加三線建設的,包括我自己也是這樣的。當時的機電局局領導對我說:“我要去三線選點,你和我一起去吧。”1969年春節過后兩天,我就跟著他一起去安徽了。那時市里要求各系統都派人去選點籌建工廠,我們兩個是代表機電系統去的。當時我媽媽年近80歲,兩個女兒尚小,還在讀書。中華民族歷來是有自尊心的,日本侵略我們,大家站起來反抗;現在蘇聯在邊境蠢蠢欲動,我們要準備打仗,所以很自覺地跟著到小三線了。我們去是沒有特殊待遇的,沒有加工資,沒有獎勵,單憑政治號召和政治動員去的。

  我們企業的干部職工確實是很好的,服從黨的領導,自覺性很強,當時沒有強迫他們去。大家聽到毛主席為三線建設睡不著覺了,就積極報名投身三線建設,到深山老林去了,有的連家都搬去了,全家老少一起去。不講條件,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得到的榮譽就是搞個歡送會,戴上大紅花,我則是悄悄地到皖南山里去的。

  到小三線要通過政審,當時所謂的“地、富、反、壞、右”及有“港、澳、臺、海外社會關系”等九種人是不可以去的。因為小三線是絕對保密的,工廠也是隱蔽的,我們的工廠及通信的郵箱地址都用代號。

  剛開始去時,由部隊負責小三線建設,按區域設工程指揮部。徽州地區是812指揮部(時至1968年8月,229指揮部改稱812指揮部),池州地區是507工程指揮部(1967年12月成立,以生產57高炮而命名)。我在貴池507工程指揮部二分部。1973年4月,812指揮部與507指揮部合并,成立了上海后方基地黨委,由上海直接領導。按上海的系統成立公司黨委,比如機電系統的成立上海后方基地機電公司黨委,輕工業系統的成立輕工公司黨委。同時后方又是軍事管制,部隊有總指揮,每個公司每個廠都有軍代表駐扎。我到寧國的機電公司任黨委書記,后來聯合廠打派系戰斗,問題較多,我就主動提出到聯合廠任黨委書記,隨后又被調到冶金系統的新光金屬材料廠任黨委書記。

  1976年粉碎“四人幫”后,我被調到上海市后方基地管理局黨委,先是任黨委清查辦公室副組長,后任黨委辦公室主任。1979年,任上海市后方基地管理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

  建廠選點時,我們住過牛棚、羊棚

  剛到安徽,我們先到屯溪812指揮部報到,然后由南京警備區后勤部部長及其他軍隊干部陪同一起到貴池去爬山選點,部隊是帶有槍支彈藥的。建廠選點的首要條件是“靠山、近水、扎大營”,要求建廠點遠離縣城50公里以上,而且要選高山,認為大山下面才能隱蔽。找到高山,先到山腳下,察看是否有水源可以解決這么多人的生活、生產用水,然后到周邊觀察地形是否隱蔽。這些都是基本要求。選點的這一階段是相當的艱難,也存在一定的危險。因為沒有路,車子也開不進,都是靠雙腳走路,我們爬了一座又一座的高山。即使有路,也是把泥土耙下來夯實后筑成的土路,只有一部吉普車可以開,不能調頭。在高山的半山腰七盤八轉的,對面車子過來經常是看不到的,尤其是轉彎的時候,瞬間就已經在眼前了,因此,經常發生交通事故,我就有過差點翻車的經歷。

  我們晚上借住在老百姓的家里。山區的老百姓生活困苦,我們住過牛棚、羊棚,打著草鋪,睡到半夜,蛇、蟲、老鼠等爬過來都是不稀奇的。剛開始我們指揮部就在一座祠堂里辦公、住宿。上海的小三線是按系統選點的,像我們機電局,就是機電系統小分隊這一塊。儀電局、輕工業局、電力局都是一樣的。當時是軍管的,上海警備區有部隊駐扎在那里,成立了工程指揮部,“229”、“812”、“507”等代號也是部隊編的。

  確定建廠點后還存在很多問題,如看中這個地方,山是隱蔽的,但沒有路;有的有水,但沒有橋。那就要劈山開路、造橋。那時,條件很差,沒有機械類設備,都是靠人工的,炸藥放炮炸山,然后耙出一條路,敲碎大石頭,用小石頭筑路,非常艱苦。為了響應毛主席的號召,安徽作出了很大貢獻,騰出地方讓給上海建造軍工廠,當時土地都是無償的,也沒有任何報酬。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棋牌游戏二人斗地主 百家樂第三张牌规则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北京pk赛车稳赚6码 水果机破解技术打法图 推牌九玩法 包胆是什么意思 皇室捕鱼千炮版安卓版 777水果机9线游戏技巧 女孩子做什么生意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