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系列-小三線建設 >> 正文

生產 搬家 安置三不誤的小三線調整

2017-03-22 來源: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

  【口述】

  王志洪,男,1941年出生。1982年入黨,大學本科,高級工程師。1963—1972年間任上海市第一、第二建筑工程公司技術員、工程隊副隊長。1972—1985年任上海八五鋼廠技術員、高級工程師,副科長、黨委書記。1985—1988年任上海市后方基地管理局局長。1988—2006年間任上海漕河涇新興技術開發區發展總公司副總經理、總經理、黨委書記、董事長。

  口述:王志洪

  采訪:徐有威 吳靜 李婷

  整理:吳靜 李婷

  時間: 2011年4月14日

  地點:王志洪寓所

  逢山開路,遇水架橋

  大學畢業后,我在上海工作了6年,1969年到皖南上海小三線工作。1988年小三線調整結束,我回上海時已經47歲。人生最好的時間都是在小三線度過的,所以我對小三線感情很深。

  當時從中央到地方很重視小三線建設,強調要投入“好人、好馬、好刀槍”,特別強調人的政治條件,要根正苗紅,視出身為首要,這是政治和路線問題。我因家庭出身原因,第一批政審不過關,但是小三線又急需人,我是作為第二批1969年進去的。

  我們剛剛到皖南上海小三線時,條件很艱苦,先是搞基礎建設,什么都沒有,真是逢山開路,遇水架橋,平整山地,山谷中建廠房。我至今記憶猶新的是,我們第一天去的時候,就像電視劇《愛在蒼茫大地》中所描述的:前面卡車坐人,后面的車里是毛竹、木頭等,塵土飛揚地進去。行李放下來,毛竹卸下來,就在山上搭棚。抵達目的地的當天晚上就住在棚里。

  我們那時候想得最多的是:毛主席為了三線建設睡不著覺,我們要為毛主席分憂,寧愿自己睡不著,也要讓他老人家睡得著。為了搶時間抓施工進度,開山時我們就已經進場做施工準備了,頭頂上經常石頭飛舞,就是放炮炸山,因為等不及,幾乎同時作業。當地安徽民工做最苦最累的活,作出很大犧牲,他們的奉獻精神是不能忘記的。基建結束后,建工系統都撤回上海來了。由于我愛人畢業后分到外地工作,也是建筑公司,流動性很大,帶個孩子跟著單位跑,所以我要求留下來,在八五鋼廠工作了十幾年。

  1972年以后,我在安徽池州地區貴池縣的八五鋼廠工作。1985年調到后方基地管理局,主持上海皖南小三線的調整工作,局機關在安徽屯溪市(現在稱為黃山市)。小三線是上海的飛地,和當地體制上是分開的,建設、生產、生活、小社會相對獨立,帶點我們租借他們土地的味道。如果我們有了困難,當地很支持,很關心。當地對我們支援很大,沒有這些支持,小三線無法生存。

  到小三線后期,實行有計劃的商品經濟,生產銷售遇到困難,生產發生困難,人心有點不穩。20世紀80年代前期中央明確了調整政策,大家就拼命生產,賺足回上海重建的錢。有盼頭了,心情不一樣。至1988年,調整工作全部結束,7萬多人幾乎全部回到上海。這7萬多人,大約搬了1萬多個家庭。能做到這樣很不容易,得益于當時的體制。

  山溝里生產難以為繼

  皖南人杰地靈,在深山溝里,搞計劃經濟的軍工還行,但搞商品經濟之下的工業,就搞不下去了。原來計劃經濟體制下,軍工產品賺錢。比如我們打坦克的40火箭筒、火箭彈的產品質量很好,出口受歡迎。上海小三線的軍工產品質量好,服務好,銷路好,總體上賺錢,日子過得下去。較之全國其他地方的小三線,上海小三線是經濟效益佼佼者。

  改革開放國家整個經濟形勢發生變化。因為不打仗了,軍轉民,面臨商品經濟,小三線越來越困難了。1978—1988年這10年中,上海小三線很痛苦,軍轉民初期的那段時間特別困難,如八五鋼廠生產民用不銹鋼、建筑用鋼。建筑用鋼按理來講,是平爐煉鋼,單位成本就低了。電爐煉鋼是煉合金鋼、高級鋼才劃算,它本身就賣得出價錢。假如電爐轉到煉普通鋼的話,單位成本就上去了。又如后方輕工公司在軍轉民之前做炮彈,炮彈的外殼是用沖床沖軋的,炮彈用沖床很大,后來轉產上海牌手表的表殼,用沖軋炮彈的沖床來沖軋手表的表殼。炮彈多大啊,一個表殼這么小的東西,怎么算都是劃不來的。但是我們當時別無選擇,這是調整初期的辦法,沒辦法的辦法。當時,上海有名的“三五牌”臺鐘也是小三線生產的。

  到1988年完全調整回來上海時,企業反而比較活了,由痛苦到主動轉型,逐步適應,逐步走向生機。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女子内衣碗 橄榄球 北京pk赛车139开奖历史 网上玩骰宝是不是假的 比分网新浪 王中王高手论坛·手机版 捕鱼世界by官上分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波音娱乐平台登录 jdb龙王捕鱼平台 福利彩票三个红球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