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口述上海系列-小三線建設 >> 正文

從研究所到小三線

2017-03-22 來源:中共上海市委黨史研究室

  【口述】

  王昌法,男,1938年出生。1965年入黨。1957—1962年,西北工業大學飛行力學專業畢業。1962—1965年,上海科技大學力學系任教。1965—1969年,上海科技大學、上海電子物理研究所總體設計組組長。1969—1979年,上海永紅機械廠技術員、技術科長。1979—1984年,上海后方機電工業公司技術科長、副經理。1984—1988年,上海后方基地管理局黨委書記。1988—1991年,上海經濟管理干部學院黨委書記。1991—2000年,上海市郊縣工業管理局副局長(正局級)。上海市區縣工業管理局正局級巡視員。

  口述:王昌法

  采訪:徐有威 吳靜 李婷

  整理:吳靜 李婷

  時間: 2011年4月20日

  地點:王昌法寓所

  從研究所到小三線

  上海小三線始于1965年,是在當時比較緊張的國際形勢下,根據中央關于加強備戰、鞏固國防的戰略部署,在皖南、浙西山區建設起來的以生產反坦克武器和高射武器為主的綜合配套的后方工業基地。那時候工業主要分布在沿海,中央的指導思想是最好分散。根據中央的指示精神,上海小三線布點又先后多次規劃和調整,最初規劃的指導思想是“保存精華,發展精華”,后來改成“堅持戰爭,支持戰爭”,三線建設方向不一樣了,變成支援戰爭的后方基地。所以后來炮廠,整個生產線都進去了,規模越來越大。“保存精華,發展精華”這八個字是上海市委定的,所以開始是搬離一些研究所和上海市檔案局至安徽山區。兵器工業當時只有兩個產品,40火箭彈和松江縣的手榴彈廠,就是聯合廠。

  當時最早的上海小三線就是這樣的規模,把骨干儲存起來,考慮到將來戰后這批人可以回到上海,作為恢復上海經濟的骨干。所以在皖南山區造了一些平房,像倉庫一樣的,打仗就搬過去。上海科大等在安徽徽州歙縣選址建校,對外叫青年耕讀學校。

  1962年我從西北工業大學畢業,從事航天和導彈研究。當時位于嘉定的上海科技大學(現在的上海大學的前身)要搞這個系,我們是第一批過來的,成為上海科大的老師。1968年開始搞57高炮(即57毫米的高炮)。雖然57高炮是個成熟的產品,不是后方基地管理局研制出來的,但是我們根本沒有造過。這就要有一個消化、吸收的過程。制造大炮主要靠專用工具裝備,很多零件都要配的,圖紙的量很大,要裝幾個車皮。當時上海這方面的人才不多,所以搞了一個小分隊,把我調了過來,去了上海小三線。那時候我已經結婚了,我愛人后來跟我一起去的,她原本是外地的醫生,有政策可以把她調過去。

  把好的配置給后方

  “文化大革命”以后,根據毛澤東思想,各自為戰,跟人民戰爭一樣的,打到哪里哪里都可以自己起來戰爭,省自為戰,村自為戰,每個省都要搞兵器。上海就試制57高炮,搞57高炮以后就把這條線擴大,我們這條線就是這樣過去的。化工系統負責炸藥,生產線集中在東至縣;輕工系統在績溪,負責建設57炮彈彈體生產線,有四五家廠;機電系統是炮,在貴池那里;機電公司下面有一個683車隊,它為整個后方從事運輸,每個廠都有車隊的,還有另外一個車隊是為公共服務的;指揮儀是儀表系統在旌德;化工公司最后沒有形成生產線,后來還沒投產就關門了。其他系統都進去了,戶口都過去了。這樣后方的規模越來越大,后來我們調整的時候,后方是54家工廠,再加上配套的管理機構和各類服務機構等,都是全民所有制,一共有81家企事業單位。

  1967年3月,后方實行軍管,軍管以后變成南京軍區直接指揮。軍人指揮有好的地方——干脆,缺點是不懂行,所以當時選點都選在山溝里,吉普車開到不能開為止。選址不考慮水文地質情況帶來的后遺癥,像鋼廠要有水,勘查的時候沒有水,所以從長江引水。同時給生活帶來不方便,這是最大的問題。當時即使飛機看不到,其實間諜衛星也能看到。

  部隊領導加上當時“左”的思想,先生產后生活,這后來都有后遺癥。上海當時去的造反派不多,要鬧也沒辦法鬧起來,因此大家工作都比較專心。當時配備的骨干也比較好,考慮到馬上要生產,所以每個崗位上的骨干都要去。青年工人都是老三屆,分別為1967、1968、1969年畢業的,其他都是上海去的老師傅。

  小三線建設正好也是一個機會,當時上海沒什么基本建設,我們后方三年不到就都建好了,整個后方包括炮廠在內要有五六十萬平方米。據說當時上海基建隊伍60%都在后方,因為上海當時不造房子。

  去上海小三線的職工大部分都是自愿的,動員也不難,主要有幾個原因:一是上海當時有去大三線的,到大三線不如到小三線。小三線是上海領導的,不是歸地方的,跟江西不一樣。江西是華東小三線,它并到地方上去管理的,所以職工一比較就知道這個小三線好。還有一個原因是“文化大革命”,技術人員和知識分子還有一些干部都要離開上海原來企事業單位的是非之地,到桃花源去。當時后方有一個說法叫“好山好水好風光,好人好馬好刀槍”。去的是一些骨干力量,生產很快就形成了。北京五機部對后方的裝備也是很好的,汽車都是解放牌的,上海把它換成交通牌的。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千赢娱乐赢抢庄牌九 内蒙古快3怎么玩 手机看新闻赚钱那个APP软件好 pk10软件计划手机软件 365体育投注英超联赛 三公大吃小玩法规则 此法不怕跳不怕长龙 真正可以赢钱棋牌游戏 幸运飞艇在线1期7码计划 刺激战场下载不了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