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史海回眸 >> 正文

老照片里的“八·一三”淞滬會戰

2017-08-15 來源:新民晚報 作者:方翔

“八百壯士”在保衛戰大象前,在倉庫周圍演習的情形

  80年前的8月13日,淞滬會戰正式拉開帷幕。“八·一三”淞滬會戰是中國抗日戰爭的第一場大規模戰役,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第一場大戰役,打破了日軍速戰速決的妄想。中國軍隊在虹口、楊樹浦一帶與日軍海軍陸戰隊激戰,日軍決定全力增援上海,國民政府也決心打一場大仗,調動全國軍隊向上海進發。雙方在上海市區之北爆發了登陸與反登陸之戰。八十年后的今天,讓我們通過一張張照片來回顧這段可歌可泣的歷史。

閘北陣地上的中國軍人。

  淞滬會戰中的“血肉磨坊”

  在“八·一三”淞滬會戰中,打得最慘烈的是羅店爭奪戰,被后人稱為“血肉磨坊”。上海市檔案館館藏《戰時文摘》、《戰時聯合旬刊》、《抗日畫報》、《上海血戰記》、《救亡日報》等抗戰史料,用戰局報道、圖片等形式,反映了這一段血與火的史實。在最近一期由上海市檔案局主管、上海市檔案館主辦的《檔案春秋》中,通過有關史料還原了羅店爭奪戰的諸多細節。

  1937年8月23日晨,日軍陸軍上將、上海派遣軍總司令松井石根率領第3、第11師團,1個航空母艦戰斗群,近10萬之眾,在飛機掩護下,在長江岸邊的川沙河口、吳淞一帶強行登陸后向內陸推進,一部開進黃浦江,前去救援被困的日軍,主力向吳淞、寶山、羅店、瀏河之線攻擊推進,試圖從西面迂回上海,完全切斷上海國軍退路。月浦、羅店、吳淞、寶山幾個城鎮首當其沖。

  據上海市檔案館研究員黎霞介紹,當時上海市區和浦東以及郊區一帶國軍兵力也不過10萬人。第9集團軍總司令張治中得知日軍登陸后,火速部署18軍下屬的第11師、98師迎敵。蔣介石聞訊立即重新劃分上海作戰序列,以新編成的第15集團軍(總司令陳誠)負責吳淞鎮以下沿江防線的作戰,援軍肩挑背扛輜重冒著日軍轟炸急行軍進入上海,向寶山、楊行、劉行、羅店一帶馳援,堅決阻止上岸的日軍。

  羅店是上海北方靠近長江邊上的一個面積僅有3平方公里的小鎮,是通往寶山、上海、嘉定、松江的幾條公路的交通樞紐。鎮上水網縱橫,商鋪林立,民居千間,有5萬多人。這個鎮一旦失守,日軍向南可達劉行、大場,威脅張華浜、蕰藻浜,讓上海市區堅持作戰的國軍處于絕對的戰略劣勢。向西可到嘉定、安亭,占領寧滬鐵路線,完全切斷國軍一線部隊退路。

  黎霞在文章中特別提到,向羅店進攻的日軍,一開始雖遭遇國軍小股部隊利用村鎮、河堤工事的有力抗擊和飛機的拼死突襲轟炸,但因為兵力對比懸殊,當天上午羅店鎮被日軍占領。戰斗中,國軍飛行員苑金函的戰機不幸中彈墜落,附近兩個中國農民將他救起,送到羅店紅十字會上海分會第一救護隊。這個救護隊由一個醫生和八個護士組成,院長蘇克己看見苑金函傷重垂危,就立即將他送上卡車,準備送到上海租界醫院治療。但日軍一股幾十人的偵察兵突然殺到,蘇克己趕忙帶著護士將苑金函藏在一旁的豬圈里。紅十字會是受國際法保護的,但兇蠻的日軍哪管什么國際法,先是要求蘇克己給他們帶路,遭到拒絕以后,這些日本兵又要強奸女護士,一向老實溫和的蘇克己忍無可忍,憤然用手中的急救包砸向日軍士兵,日軍士兵兇殘地將蘇克己和3個護士當場打死,余怒未消之下,又將蘇克己的遺體砍成6段,整個現場慘不忍睹。

  此刻已到達上海郊區的國軍第11師兩個團,乘著大雨冒著敵機狂轟濫炸向羅店展開突擊,趁敵立足未穩,一舉收復羅店,官兵抓緊趕修工事,但僅僅1個多小時后,日軍在海軍炮火的狂轟濫炸和坦克裝甲車的配合下向羅店席卷而來。國軍利用鎮內河流多,巷子多,頑強抵抗,苦戰數日之后羅店終又易手。陳誠急令18軍軍長羅卓英奪回羅店,羅卓英令剛到嘉定的第67師全力奔進奪回羅店。24日,201旅旅長蔡炳炎率領5000人夜襲陸家宅,但在進攻途中即被日軍發現,重炮彈狂風暴雨般飛來,一些戰士被一下子炸成兩截,腸子被炸得拖出十幾米遠,但全旅將士勇猛沖殺,攻下陸家宅。

戰場上的中方將領,中為第三戰區副司令長官顧祝同。

  26日,日軍大批增援部隊趕到,蔡炳炎傳令“本旅將士誓與陣地共存亡,前進者生,后退者死,其各稟遵”,親率一營,奮不顧身地向日軍陣地突擊,激戰中不幸身中數彈倒地不起,這是開戰以后第二個殉國的抗戰將軍。得知羅店失守,蔣介石急電陳誠,要求立即奪回羅店,不然軍法處置。羅卓英眼見形勢緊急,率軍部趕往嘉定,親自指揮羅店之戰,急調新趕來的74軍51師在29日發動反攻。51師王耀武當夜對日軍陣地發動夜襲,終于再次占領羅店,但受到敵人強大火力轟擊,尚未站穩又被迫撤出。

  日軍領教了18軍的厲害,緊急派遣援軍解第11師團羅店之圍,沿吳淞、月浦、羅店一線推進,兩軍上萬重兵在羅店附近幾平方公里內拼死廝殺。18軍主力14師參謀長郭汝瑰主持指揮反攻,他使用一個團正面強攻,一個團背后突襲。但突襲部隊被一條水流湍急的小河攔住,唯一的橋梁被日軍重機槍火力封鎖,天亮更暴露在日軍主力襲擊下,損失慘重。

  黎霞的研究顯示,9月7日寶山失陷,淞滬的門戶已經洞開,瀏河、羅店更為吃重。13日堅守羅店至月浦的必經要道南塘口的第14師42旅遭到了強敵的攻擊。已擔任代旅長的郭汝瑰寫下遺言:“我八千健兒已經犧牲殆盡,敵攻勢未衰,前途難卜。若陣地存在,我當生還晉見鈞座;若陣地失守,我就死在疆場,身膏野草。他日抗戰勝利之時,你作為名將,乘艦過吳淞口時,如有波濤如山,那就是我來見你了。”42旅拼殺到9月19日才接到撤退命令,全旅8000余人只剩2000多。勇士們奮勇殺敵的事跡,激動了上海人民的心。宋慶齡、何香凝組織的慰問團專門來該旅慰問,何香凝還托人送給郭汝瑰一件毛衣,以示對他的表彰和鼓勵。

  “記者曹聚仁曾在羅店戰事最平靜的一天來到離羅店二三百米的前線采訪,他以‘羅店戰場憑吊:畫家的彩筆繪不盡那濃馥的色彩;樂家的符鍵彈不起那悲壯的嘶喊’撰寫了文章,文中記述了他在血染的戰壕中,看到受了重傷的戰士在蒼蠅嗡嗡聲中發出最后的喘息。”黎霞說:“當看到記者眼中感激的淚水,一名操著廣東口音的戰士沉著地說:‘敵人完了!’他說他參加過5年前上海淞滬抗戰,‘我以為在松潘風雪山嶺中了卻殘生了,皇天保佑我,讓我們的熱血再流在東南舊戰場上。’曹聚仁感慨道:(這位戰士)他也許沒能生還,但面對悍戰的日軍,慷慨赴死的精神永遠留在上海人民的記憶之中。”

  黎霞表示,從8月下旬到9月底,兩軍在這個小鎮附近幾平方公里傷亡高達數萬人之多,血流成河。日軍飛機瘋狂投彈,整個羅店成為一片火海,全鎮已經找不出一棟好的房子,已經無法繼續防守,由此,羅店戰役結束。在中國軍隊頑強抵抗下,一個多月日軍只向羅店以西以南推進不到3公里。

  有人用“一寸山河一寸血”來形容淞滬會戰的慘烈:有18名士兵,將手榴彈捆在身上,伏地與隆隆開來的日軍兵車共亡;還有一位連長被敵機炸死后,妻子舉著他的斷腿,呼號著為連長報仇,帶領士兵繼續殺敵;當時的“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馮玉祥說:“上海的戰場,在100里以外看著,半邊天都是紅的。”

我軍在羅店一帶防守。

  第一視角見證淞滬會戰

  在前兩年中國嘉德拍賣會上,曾經出現過《塵封八十年的中國記憶——海嵐里昂(HylandLyon)與抗戰》照片。1937年8月13日淞滬抗戰爆發時,里昂正在上海,在戰爭期間,他奔赴各個慘案和事發地點,拍攝了近三千張珍貴照片,留下了一份難以估量的關于淞滬抗戰的詳細歷史資料。其中許多場景的照片均是首次披露,極為重要,例如八百孤軍撤離四行倉庫的資料就填補了一段歷史空白。

  據中國嘉德古籍善本部高級業務經理宋皓介紹,海嵐里昂參與開辟中國西南、西北的諸多航線,在中國現代航空史上是一位不可或缺的人物;他保存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有關資料,甚至可以改寫這段歷史過程;他記錄了殘酷的“淞滬抗戰”,向世人展現了那段不容篡改真實歷史場面;他多才多藝,是賽車手,同時擁有駕駛飛機駕駛執照,也是好萊塢舞臺上的演員,擁有版權的作曲家,并具有專業水準的攝影家。

  據宋皓介紹,由于戰略需要,為了拖延日軍進攻速度,中國軍隊必須堅守四行倉庫。作為堅守陣地的中校副團長謝晉元手下士兵共有410余人,為了迷惑敵人,對外號稱800人,這便是“八百壯士”之說的由來。“八百孤軍”抱定必死的信念堅守四行倉庫四天四夜后,因為租界強力要求維護中立地區(租界)的安全,最高統帥部下令孤軍停止戰斗,在10月31日撤離四行倉庫。上海警備司令楊虎被安排與英軍將軍斯馬萊特會面,會議決定第524團撤至公共租界,并和正在上海西部戰斗的第88師匯合。10月31日午夜至11月1日凌晨,謝晉元帶領376人分小隊分批被繳械撤入公共租界。最終三百多人被送至公共租界西部意大利防區的膠州路孤軍營進行隔離。

  宋皓表示,有關八百孤軍撤出四行倉庫的報道,迄今為止至多只有極少幾張有關他們從市中心跑馬廳前往膠州路孤軍營的影像。至于他們如何從四行倉庫撤退并前往市中心跑馬廳的,則一直缺乏相關資料,里昂在1937年10月31日的深夜至凌晨一直跟隨著800孤軍撤離,拍到了三十多張人們從未見過的此段歷史的珍貴照片,填補了這一空白,還原了許多難忘的瞬間。

  在淞滬戰場,國軍陣亡校尉級以上軍官近千名,其中少將以上軍官10余人(不包括犧牲以后追晉者)。其中88師264旅旅長黃梅興是戰中犧牲的第一個將軍;78軍18師師長朱耀華舉槍殉國;67軍軍長吳克仁為掩護大部隊撤退犧牲。據宋皓介紹,當時攝影師里昂曾經拍賣過一組淞滬會戰中的中國將領,其中就包括第三戰區副司令長官顧祝同。1937年11月12日,上海南市失守,上海淪陷,部分中國士兵退入法租界。攝影師里昂在南市通往法租界的交通要道之一的楓林橋駐守,拍攝了中國士兵進入法租界的情形。

  在宋皓看來,里昂生前所收集保存的一切,無疑是為了將來的一部他在東方經歷的傳記,很可惜他自己沒有完成,只斷斷續續的展示出來,里昂所思所想已隨他離世而去。至于里昂為何沒有完成自己的傳記,里昂夫人有一段令人值得玩味的話:他計劃寫關于他在中國歷險的書,但和大多數人一樣他以為明天一定會到來,1973年他去世了,這本書也隨他而去。或者是他知道的太多了,我記得他說過的話:“如果我說出一切我所知道的,很多人頭會滾落在大街上”。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缅甸赌场龙虎的真假 赛车pk10官网开奖记录 彩票大小单双有没有规律 124不倒翁投注法例子 体彩排列三6码最大遗漏 手机21点是什么意思 彩票安全信誉平台 欢乐生肖福彩 摩卡网址是多少 时时彩一定位杀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