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史海回眸 >> 正文

第一個五年計劃制定中的周恩來

2019-04-03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二)

  8月下旬,以周恩來為團長,陳云、李富春為副團長的中國政府代表團應邀前往莫斯科,帶著試編出的《五年計劃輪廓(草案)》幾本小冊子征詢蘇聯政府的意見,并與蘇商談援助中國一五計劃建設問題。代表團陣容龐大,包括工、農、林、軍事等部門主要負責人及相關工作人員。當時,蘇特意派遣3架軍用飛機和1架民航飛機接載中方代表團。

  1952年8月17日,周恩來率中國政府代表團赴蘇聯,與蘇聯領導人商談關于中國第一個五年計劃的有關問題。圖為代表團到達莫斯科。

  此次出訪,是繼毛澤東、周恩來1949年到1950年初訪蘇后的第二次重要國際活動,是中蘇兩國經濟、軍事、科技等方面全面合作的一次重要談判,為新中國一五計劃建設創造了良好條件。

  一路上,周恩來沒有一點總理的架子,與大家隨意談笑,機艙里的氣氛十分融洽。代表團在伊爾庫茨克住了一夜,次日換乘飛機繼續趕路。離開賓館時周恩來按習慣與賓館服務人員一一握手告別,感謝他們向中國代表團提供的熱情周到服務。他們很受感動,未料想到中國總理如此平易近人、通情達理、和藹可親。

  周恩來對工作非常認真負責,重大事情均事必躬親。抵達莫斯科后又將準備提交蘇討論的《一五計劃輪廓(草案)》及《總說明》等幾本小冊子,重新詳細審閱了一遍,逐字逐句甚至連標點符號都不放過。他審閱中發現林業采伐、造林和木材蓄積量計劃數字核對不上,當即打電話嚴厲批評了代表團中負責計劃綜合工作的同志。

  第二天周恩來專程來到代表團下榻的賓館與大家共進午餐。服務員送來一瓶白蘭地酒。他親自斟滿兩杯,走到前一天批評過的那位同志面前遞去一杯,微笑著說:“昨天我批評了你,以后要細心一些嘛!不要把這么重要的數字搞錯!來,現在我敬你一杯酒,祝你今后工作得更好!”就這樣,經周恩來簡單自然的一席話、一杯酒,一下子就緩和了那件不愉快的事造成的緊張沉悶氣氛。大家深為總理嚴謹的工作作風和高超的領導藝術所折服。

  到莫斯科后不久,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宮設晚宴招待周恩來一行。蘇聯外長維辛斯基代表蘇方起立敬酒。晚宴約3個小時,大家盡興歡聚而散。之后,斯大林陪同周恩來觀看了電影。

  隨后,蘇方安排中國代表團在莫斯科參觀了一個汽車制造廠,乘船游覽了伏爾加——頓河運河,還到斯大林格勒參觀了一個拖拉機制造廠。每到一地,周恩來都向陪同人員饒有興致、極其詳細地詢問有關生產和建設情況,真正做到了四處留意,用心“取經”。代表團所到之處仍能看到戰爭遺留下來的廢墟和痕跡。周恩來為此深深感嘆和平建設時期的來之不易。

  當時,中蘇關系處于鼎盛時期。斯大林對周恩來一行的訪問非常重視,先后3次同周恩來、陳云、李富春、張聞天、粟裕等會談。會談中,周恩來著重介紹了一五計劃的設想:中國經濟狀況;5年建設方針;主要指標項目;長期建設的準備工作;請蘇聯援助事項。他在商談中一開口就要求增派800名蘇聯專家到中國。斯大林聽得有些措手不及,數量之多讓他感到為難;但他并未拒絕這一要求,而是千方百計抽調大量科技人員援建中國。中方還希望蘇方提供各種工業標準和技術資料,用于一五計劃的制定和實施。據統計,1950年至1953年間,蘇聯專家帶來的科學文獻和技術資料重達600噸。周恩來還專門就一五計劃的編制請教了斯大林。斯大林看后坦誠地說:“一五計劃草案中規定工業總產值每年遞增20%,太高了,應降到15%或14%。”沉吟一下又說:“計劃不能打得太滿,要留有余地,以應付意外困難的發生。”這番十分中肯的建議與指導,周恩來認為很有道理連連點頭,很快予以采納。

  可有些蘇聯領導人看了中方的這一經濟計劃后毫不客氣地表示:你們手里的那個計劃還不能算是五年計劃,甚至作為指令也不夠。這當頭一棒的質疑讓中國代表團成員十分掃興。那時新中國剛剛成立,每人都懷有強烈熾熱的報國之心和高漲干勁,恨不得祖國一夜之間就能富強起來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于是,在這方面沒多少實踐經驗的他們竟有些不切實際地提出在5年內要修1萬公里鐵路;而那時全國鐵路總共也僅3萬公里,還是從清朝到北洋軍閥和國民黨時期花幾十年時間才修起來的。蘇方一聽中方在一五計劃里就要修1萬公里,瞪著幽藍眼珠將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連說:“你們根本做不到。”隨后,蘇聯專家針對實際運作中必然要遇到的具體細節連珠炮似地發問:“你們要修1萬公里,鐵路器材誰給?你們需要多少機車、車皮,這些機車和車皮又讓誰來維修?電動機車少,主要是用蒸汽機車,每個車站都要有上水設備,風、水、煤、電、氣,這一套東西又怎么解決?”中國代表團成員被這一連串的問題問得啞口無言,面面相覷,只能感嘆:心急加外行,故而想得太簡單了。最后,大家壓下迫不及待到有點操之過急的心情,重新冷靜客觀地、切實可行地商量,把原計劃砍掉一半,改為修5000公里,蘇方這才點頭稱是。

  其中,斯大林同周恩來、陳云和李富春于9月中旬的那次會見,就援助中國的一五計劃問題,談了3點意見:1、經過第一個五年計劃,中國應當能制造汽車、飛機、軍艦。2、中國工業的發展速度一定很快,但是做計劃應留有余地,要有后備。3、蘇聯對中國的援助,價格便宜,技術也是頭等的。斯大林的意見,實際上表達了蘇方援助我國一五計劃的總方針。現在看來,在當時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陣營對我封鎖禁運,第二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不久,蘇聯的重建工作任務很重,再加上其還從未搞過這樣大規模對外援助的歷史條件下,他們對我國的援助確實盡了努力。

  當大局方針定下來且代表團各組工作大致步入軌道后,周恩來指定李富春代理團長,領導各組繼續與蘇進行具體談判。他和陳云、粟裕一行17人于9月24日先期返回北京。離蘇前周恩來親自將與蘇方往來的有關文件逐一清點,移交李富春秘書吳俊揚。蘇聯對中國政府代表團的接待工作,轉由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蘇聯國家計劃委員會主席薩布羅夫負責。蘇聯國家計委極為重視,曾組織人員集中力量,著重審查中國一五計劃和要求援助的項目。中國代表團成員則分頭向蘇聯有關部、局介紹情況,交換意見。蘇方詳細地審查了全部地質資料。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股票融资融券怎么操作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靠谱认准大牛时代 华夏银行股票行情 股票价格查询 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2019低价龙头股 股票行情002497 股票融资费用_杨方配资平台 上海期货配资融资 《股票行情的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