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當前位置: 首頁 >> 史海回眸 >> 正文

呂正操打出平原防御模范戰

2019-04-04 來源:人民政協報 作者:劉旭

  1937年10月10日,共產黨員、東北軍六九一團團長呂正操在南撤到藁城時,響應中共中央號召,毅然拒絕國民黨繼續撤退命令,回師北上堅決抗日,很快與地方黨組織的抗日武裝結合在一起,創建了冀中抗日根據地。在隨后的幾年里,呂正操展現出臨危不懼、指揮若定的戰將風范,帶領部隊多次擊敗日偽的“掃蕩”,為中國抗戰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創建冀中軍區

  1938年4月,在河北省安平縣召開冀中區黨代表大會,選舉建立了冀中區黨委(開始稱為省委),晉察冀大軍區批準組建八路軍第三縱隊、成立冀中軍區,呂正操為司令員,程子華為政治委員,并建立了冀中政治主任公署,由呂正操兼主任。冀中區工、農、青、婦等各抗日團體相繼建立,安平縣成為了冀中區政治軍事中心。經過一年多的剿滅土匪、收編游雜武裝,建立地、縣、區、村黨政組織,開展拆城墻、挖道溝等改造地形工作,準備反對敵人進攻。

  1939年以后,日寇為了掃除我敵后抗日武裝力量,發動了全面進攻,占領了各縣城和重要交通線,但廣大農村仍由我抗日政府控制,經過兩三年的發展,我抗日根據地已經得到鞏固擴大。全區共5個專區(軍分區),按晉察冀邊區政府統一排列為六、七、八、九、十專區,當時已發展到16個主力團,總兵力達3萬多人,各縣有游擊大隊,區有游擊小隊,各村有游擊小組和自衛隊,共控制600萬人口地區,為比較鞏固的抗日根據地,其余為游擊區。

  由于冀中軍區的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八路軍部隊和地方武裝經常從這里出擊,切斷敵人的軍事交通運輸線,擾亂襲擊,消滅敵人,并頻頻騷擾敵人控制的平、津、保、石等大城市,對于盤踞在華北地區的日本侵略軍造成極大的威脅,成為日寇的心腹之患。隨著冀中平原抗日根據地更加鞏固,不但本區的軍事力量和政權建設有新的發展,而且在人力、物力、財力上支援平漢鐵路以西的晉冀等地區。

  積極開展反“掃蕩”斗爭

  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侵華日軍急于把華北平原作為其“大東亞圣戰”的兵站基地,而冀中的抗日部隊和人民武裝嚴重破壞了他們“以戰養戰”的陰謀。為了對付這支抗日力量,在華北派遣軍司令岡村寧次的親自指揮下,日軍調集了大批兵力,從1942年5月1日開始對冀中抗日根據地進行了空前殘酷的大“掃蕩”。在這次“大掃蕩”中,日軍不僅實施了野蠻的“三光”政策,而且采用“拉網式掃蕩”“鐵壁合圍”等戰術,企圖將八路軍冀中軍區黨政領導機關和主力部隊一網打盡,并徹底摧毀冀中抗日根據地。這期間,敵人在冀中8000多個村莊建軍事據點1753座,挖封鎖溝4187公里,把冀中區分割成2670多個小塊。冀中抗日根據地進入了抗戰期間最艱苦的時期。

  針對敵強我弱、重兵壓境的嚴峻形勢,在冀中人民的全力支持下,冀中軍區司令員呂正操指揮各軍分區部隊,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進行了艱苦卓絕的反“掃蕩”斗爭。冀中軍區黨政領導機關先期堅持在根據地內沉著應戰,避實就虛,與敵周旋,直到5月29日才根據局勢變化和上級指示,轉移至外線作戰。

  6月1日夜,冀中軍區黨政機關及主力部隊乘天陰夜暗,在景縣龍華車站以西悄悄通過了戒備森嚴的石德路,并一口氣向西南急行軍70里地,到達冀縣邊界,至此甩掉了大隊日軍的尾隨,跳出了敵人的重重合圍,一舉粉碎了日寇妄圖捕捉我領導機關的美夢。

  在掌史村和敵人打起“蘑菇戰”和“頂牛戰”

  6月11日,冀中軍區外出執行任務的偵查員與冀南軍區機要科的同志向冀中軍區黨政軍領導匯報了一個情況:邢臺威縣掌史村附近敵人據點守備力量較弱,多是些偽軍雜牌部隊,而且該村易于隱蔽防守。呂正操和其他軍區領導經過情況分析后,率領部隊于6月12日清晨5時進入掌史村。

  掌史村建在高臺地形上,位于平大公路西側,它是個面積較大的村落,有二三百戶人家,村內有一條東西向的大街和一條南北向的小巷,村周圍有殘舊的圍墻,村東南還有一條向外伸展的天然大道溝,從地形上看是一個易守難攻的好地方。這個村子南距威縣縣城15公里,北距南宮縣30公里,東距山東臨清50公里,敵人在上述3個縣城各駐有一個中隊以上的日軍。這里雖然屬于敵我拉鋸的游擊區,但我方擁有一定的群眾基礎。之所以選擇進駐此村,主要是因為呂正操雖然率領了2000余人,但真正具備戰斗力的只有二十七團的兩個營和兩個特務連等不足千人,其余為機關干部、后勤人員和隨營學校的學員等非戰斗人員,無法與敵軍正面對壘。

  部隊進村后,立即按部就班地在村口放哨警戒,封鎖消息,戰斗部隊則以連排為單位在村周圍修建簡易作戰工事,將掩體和交通溝挖得縱橫相連,一直通向村子里面。

  當日上午,部隊正在開飯,掌史村外突然響起了密集的步槍和輕機槍射擊聲,緊接著手榴彈、炸彈連續響起,中間還間雜著日軍擲彈筒的發射聲。原來附近的敵人恰恰從前一日開始修建炮樓,當天開工點卯時發現掌史村民夫沒人應差,便派了30多名偽軍氣勢洶洶地前來興師問罪。我軍前沿執勤部隊見敵人大搖大擺地送上門來,一時氣不過,也不待向上請示,一頓步槍、手榴彈就把敵人干掉一批;接著又打了個小出擊,一直追擊偽軍到敵人所占據點大門外。待到偽軍連滾帶爬地逃回據點,已經所剩無幾了。

  戰斗雖然打得干凈利索,但也有可能暴露了我軍的行蹤。此時批評責備已無濟于事,首要任務是部署部隊準備迎擊敵軍的報復。呂正操立即召開了簡短的作戰會議,與會的軍政領導一致認為,敵人與我發生的遭遇戰實屬偶然,他們不可能知道村里駐有我軍區機關和大部隊;加之我軍目標過大且非作戰人員過多,因此絕不能在白天盲目行動暴露自己,而是應隱蔽固守,待至晚上再行突圍。呂正操迅速定下了決心,決定扮豬吃虎,與敵人打一場“蘑菇戰”和“頂牛戰”。他命令部隊立即進入陣地,加固工事,堵塞街口,做好接敵防御的各項戰斗準備。同時,他反復部隊強調,下一步面對卷土重來的敵人,作戰過程中必須嚴守四條紀律:沉著應戰,近打小打,只許用排子槍和手榴彈還擊;非緊急情況不準使用輕機槍,即使用也要盡量點發,不要連發;沒有上級命令,不許出擊;沒有上級許可絕不許用重機槍和迫擊炮,不能讓敵人摸清我們的實力情況,更不能暴露我們是冀中的領導機關和主力部隊。一場盡顯呂正操指揮藝術和名將風范的特殊戰斗,就此展開。

  敵人果然不久就來報復了,他們也同樣對我軍的底細一無所知,想當然地錯把我軍當成了“土八路”游擊隊,所以僅僅糾集了二三百人進行圍村清剿。趾高氣昂的敵軍到達后也不做正規部署,更不修筑作戰工事,直接將迫擊炮、重機槍等擺在村頭的打谷場上射擊;部分日軍軍官甚至穿著白襯衣,敞著懷,拎著軍刀趕著部下沖鋒。在這種情況下,為了繼續隱藏實力迷惑敵人,呂正操嚴令部隊梯次配置,只用步槍和手榴彈還擊,這樣的抵抗使日偽軍更堅定地認為村里不過是“小股土八路”,有的敵人欺負我軍火力弱,竟然囂張地沖過來企圖搶奪我軍戰士的槍支而被我方活捉。作為正牌子的“老八路”,基層官兵哪里受得了這種氣,紛紛請求出擊或使用重武器打擊當面之敵,但均被呂正操制止,他還是要求戰士們憋著勁,用小打、近打迷惑敵人。戰斗進行到中午時,日軍獨立混成第八旅團及偽軍已陸續增兵至約1000人,我軍也接連打退了敵人4次進攻,這期間敵人雖然也使用了毒氣彈,但仍舊沒有占到什么便宜,也始終沒有察覺自己的對手是八路軍主力部隊。

  當日下午戰斗雖有緩和,但卻迎來了真正的危機,日偽軍增至3000余人,并發動了第5次進攻。我軍少數團營干部擔心首長和軍區機關的安全,請示是否用重武器還擊。但呂正操經過冷靜分析后認為,此次進攻應是火力偵察。于是,他再次向部隊強調,只有萬分危急時可用歪把子機槍掃射,捷克式輕機槍只準打單發,不準打二三發點射,不能讓日軍從火力判斷出我方虛實。果然不出所料,日軍攻勢雖猛,但未再增兵。

  勝利突圍

  戰至傍晚,天色已經黑了下來,經過偵察所得和敵情分析,呂正操和軍區其他領導認為:敵人一直沒有發現我軍的真正實力,幾次進攻并沒有高級指揮官統一組織指揮,參戰兵力也不過只是附近幾個守備部隊而已,此時即使日軍緊急調動附近二線和三線守備部隊全部趕來,也不會超過3000人,我軍完全有把握能夠頂住,也有能力重創敵人。此時組織一次突然反擊,足可以給敵造成毀滅性打擊,又可將其趕開,為我軍乘勢突圍創造條件。于是,呂正操組織部分兵力,立即進行了一次迅猛反擊,并命令部隊將文件、密碼焚毀,悄悄移除村口道路的堵塞物,隱蔽進入各自的進行突圍預備陣地,等待突圍信號。

  此時,進攻了一天的敵人業已人困馬乏,他們在陣地上點起了篝火,很多人開始呼呼大睡。晚上10點,八路軍在夜間突然集中迫擊炮、擲彈筒、輕重機槍猛烈開火,剎那間就將日軍暴露在村頭的火炮、重機槍悉數摧毀;日軍更沒料到村里竟埋伏有如此多的八路軍正規部隊和重武器,頓時被突如其來的重擊打得暈頭轉向;為查明情況,敵軍打出了照明彈,卻目瞪口呆地看見千余名八路軍戰士端著雪亮的刺刀如猛虎般沖來,日軍根本沒有還手之力,轉眼間就垮掉了,只得丟下許多尸體四散潰逃。就在敵軍驚魂未定,還沒有來得及重新集結的時候,村西北方向升起三顆紅色的信號彈,槍聲、炮聲、手榴彈聲再次暴起,村內的八路軍指戰員在呂正操的帶領下,分三路按事先設計好的行動計劃突圍而出。

  呂正操帶領的一隊人馬多是機關干部和文職人員,沖出村后,原打算沿著村外一條道溝突圍,但由于天黑,一時找不到路。正在這時,敵人發射的照明彈卻為我軍解決了問題。在呂正操的帶領下,大家迅速通過道溝,沖出敵人的包圍圈。

  此戰,冀中軍區官兵以傷亡46人的代價,取得斃傷日偽軍約500人的重大勝利,極大地鼓舞了抗日軍民斗志。中央軍委聞悉后通電嘉獎,稱此戰為“平原游擊戰堅持村落防御戰的范例”。呂正操臨危不懼,準確判斷,指揮若定的戰將風范,也為中國抗戰留下一抹濃重的亮色。

  此后,呂正操將部隊巧妙地化整為零,組建成靈活機動的武工隊與敵人周旋。在“大掃蕩”的兩個月中,和敵人戰斗近300次,以“腳丫子閃電戰”使岡村寧次的“鐵壁合圍”破產,創造了中外戰爭史上的奇跡。

  (作者為原解放軍某部軍史研究人員)

好运彩3近200期走势图 自媒体粉丝多了怎么赚钱 波克捕鱼打美人鱼好坑 虎扑上发帖可以赚钱吗 压龙虎技巧公式 下载河北11选五助手 开心农场2乡村度假升级 中国象棋安卓官方版 股票融资融券余额什么意思 北京pk10前五后五算法 六肖中五肖复式多少组